首页 > 武侠 > 综武:从全真走出的逍遥仙 > 第五十一章 大开杀戒

第五十一章 大开杀戒(1/2)

目录
下载

请安装我们的看书APP

全网书籍最多,永久免费无广告!

天空,小雪还在飘着。

一道戴着斗笠的少年身影,迈着优雅且轻灵的步法,从容惬意的在长满荒草的土路上疾行。

速度之快,身体之轻盈,让人惊叹,几乎达到了脚不沾地之境,宛如在草上飞行。

呼吸间,他的身影就闪到了十几丈开外,只在土路浅浅的积雪上留下一排几乎不可看清的脚印。

视线拉近,终于看清那张俊朗秀气的脸,此少年正是离开了终南山的玄羽。

此时他脸上带着兴奋和激动之色,脚下凌波微步已被他施展到了极致,以最快速度疾驰。

这种风驰电掣,风在耳边呜呜呼啸而过的体验,让他有种天高任鸟飞,海阔凭鱼跃的感觉。

“芜湖,爽啊!这种在天地间任意驰骋的感觉,真是太爽了。也就只有传说中的御剑飞行,才能与这种感觉相媲美了吧!”

玄羽兴奋的欢呼一声。

这种施展轻功在草上飞行一般的场景,曾几何时,在他梦中出现过很多次。

而如今,梦想照进了现实。

他真真切切的体会到了那种草上飞,轻功水上飘的感觉,心中无比的畅快。

极速疾行了一段时间后,心中的兴奋劲过去之后,玄羽才把速度慢下来,恢复到平时赶路的速度。

“按我现在的速度,到襄阳大概也就只需要两三天时间吧!”玄羽在心里换数了一下,很快就得出了结论。

终南山距离襄阳也就八百多里,以他现在的速度,除去吃喝拉撒睡,一天驰骋两三百里完全不成问题。

他虽然没有骑马,算不上纵马江湖。

但是他施展的凌波微步,可是要比骑马快多了。

“这一路,我要好好看看这古代的汉家江山,还有这江湖的大好风景。”玄羽心中豪情万丈。

仗剑江湖的梦已经彻底在他心中点燃。

他心里的那团火,感觉到此刻就要爆了。

根据地图上显示,自己应该是要走商於古道,过武关经邓州至襄阳……

而后便可在襄阳的牛首渡口乘上巨大商船,一路直抵北宋……

不过这在古代没有导航,玄羽其实心中很是没底,不知手上简略的地图,能不能发挥他应有的作用。

地图上的那些地名,除了起点终南山和终点襄阳他听过,其他的都是第一次听。

谁能告诉他商於古道是哪里?邓州又在哪?

“看来我只能一边赶路,一边问路了!”玄羽无奈的想着。

就这样,他一路走走停停,累了就找一处地方休息,回复一下内力,饿了就吃一点干粮充饥。

不知不觉,就赶了一天的路。

他估算了一下,这一天他只走出了一百多里,远远低于他的预期。

这也没办法,谁叫他人生地不熟呢,期间走错了几次路。

还好他没有死要面子。他遇到人都会问一下路,要不然都要偏到姥姥家去了。

这一路,玄羽都是用凌波微步赶路,内力又精进了不少。

这一百多里路,他穿过了两个不大的城池和好几个村庄,也终于看到了这个世界的城池和村庄是何种模样。

只能说和他想象中的没有什么区别,就是武侠小说里描述的那个模样。

玄羽看了一眼天色,再过不久就要完全昏暗下来。

“看来我今晚是赶不到下一座城池了,只能找一个乡村借宿了。”

望见前方不远处有火光传来,他心里一喜:“希望这个村子的人不会太排外吧。”

在路上,他也遇到过那种完全不让外人进的村子。

玄羽脚下凌波微步发动,一步踏下,身影就出现在了几丈之外,一步几丈,身影不断消失出现,向着那处村庄闪烁而去。

很快,他便来到了那个村庄前。

看着竖着的木牌匾上,写着“梁家村”三个字,也知道了这个村子的名字。

“大概是这个村子里的人都性梁,所以才会起这个名字。”玄羽如此想着。

村子不大,大概只有百来户人家。

这村依河流而建,南倚秦岭余脉,风水不错,是个好地方!

他熟读诸多道藏和易经,对于占卜,医药,风水这些都会一点点。

特别是医药,他的水平还不低。

毕竟医武不分家,会点武功的人,都懂那么一点医术,这很正常。

“这位小道长,不知你来我梁家村所为何事?”

一个头发花白的干廋老者,见到玄羽站在梁家村大门,好奇上前问道。

“老爷子有礼了,我赶路仓促,错过了进城时间,现在天色已暗,想来贵村借宿一晚,不知是否方便?”玄羽向老者行礼问道。

“原来如此,我家就有一间空房,若是不介意简陋,可到我家借住一晚。”

“玄羽谢过老爷子收留。”

“咳,咳咳~”老爷子还想说什么,忽然就咳嗽了起来,似乎是老毛病犯了。

玄羽上前一步,手掌放在老者后背,内力注入,帮他顺了顺气息。

内力的功效,那是立竿见影的。

“小道长你还会医术?我这老毛病好几年也不见好,不知小道长可有医治之法?”

梁老爷子刚才只感觉胸口有一阵暖流流过,咳嗽就立即停止了,他觉得很是神奇。

玄羽给他把了把脉。

笑着说道:“老爷子你这只是一些气短的小毛病而已,我开一个药方,你去田埂里寻一些药材熬水喝半个月,就能好了。”

在老爷子家中借宿,给人家看看病那也是应该。

玄羽开的药,都是他们田埂间常见的一些草药等,并不难找!

不要惊讶,多数游方道医对于药物的使用就是这样就地取材,一来可以治病,二来也不会加大农人的负担。

大部分的所谓偏方就是这么留下来的。

很多农村出来的小伙伴就知道,乡间随处可见的杂草其实很大一部分都有药用价值,只是绝大部分人都不认识而已,作者也只认识两三样……

在梁老爷子家吃了一顿清淡无油的晚饭后。

玄羽在井中打了一桶冰水冲洗了一下身体,就准备睡下,然而酉时刚过,忽闻村中嘈杂惨叫之声四起。

“遭山贼了吗?”

知道自己所处时代特色的玄羽不敢怠慢,迅速背好拂尘,拿起佩剑,一跃便出了房门。

朝着惨叫的方向赶去,玄羽目眦欲裂,只见十几个蒙古鞑子骑兵,大笑着将村民们从房子里拖出,地上还躺着几具村民的尸体。

平时用来晒谷的场地,现在淌的是红色的鲜血和白色的脑浆,场中抽泣声,小孩的呜咽声响成一片……

这一幕幕,让玄羽想起了六岁时的场景。

他额头青筋暴起,眼中杀意升腾,忍不住怒喝一声:“蒙古鞑子,该死!”

他脚下凌波微步急闪,手中纯阳宝剑“呛啷”一声出鞘,瞬间从那些蒙古鞑子的身旁掠过。

刚刚还在哈哈狂笑的蒙古鞑子领头,笑声戛然而止。

他满脸惊恐的捂着喉咙,发出“嗬嗬嗬”的奇怪漏风声。

同一时间倒地的,还有其身边的十一骑!

刚才玄羽愤怒出手,瞬间斩出了十二剑。

那些连三流高手都不是的蒙古鞑子,连反应都没有来得及做,就全部死于非命了。

事发突然,离得比较远的四名弓箭手惊骇,其余三人连忙弯弓搭箭开始放冷箭,一人调转马头直奔村外而去……

然而他们的速度在玄羽眼中,简直慢得像乌龟一样。

他手中纯阳宝剑只是轻柔的挥了一个半圆,就把那些冷箭全部挡下,脚下凌波微步一闪,几步便来到了那个逃跑的弓箭手战马身前。

玄羽可不能让他跑了,要不然整个梁家村都要跟着遭殃。

“咻”

一道剑光闪过,血花飞溅间,那名弓箭手便从马背上栽倒了下来,倒在血泊中,再无生机。

其余三个弓箭手大骇,就想四散而逃。

然而在玄羽那鬼魅的速度下,这些都是奢望,很快便全部伏诛。

自此,十六名蒙古鞑子无一幸免,全部死于玄羽宝剑之下。

这其间连一个呼吸的时间都还没过去,可见玄羽的出手速度有多快。

玄羽一甩手中宝剑,剑刃上沾染的鲜血全部被甩飞,纯阳宝剑再次变得干净锃亮。

见宝剑滴血不染,他才收剑归鞘。

到了此时,那些哭泣的村民才堪堪反应过来,纷纷瞪大了眼睛。

毕竟医武不分家,会点武功的人,都懂那么一点医术,这很正常。

“这位小道长,不知你来我梁家村所为何事?”

一个头发花白的干廋老者,见到玄羽站在梁家村大门,好奇上前问道。

“老爷子有礼了,我赶路仓促,错过了进城时间,现在天色已暗,想来贵村借宿一晚,不知是否方便?”玄羽向老者行礼问道。

“原来如此,我家就有一间空房,若是不介意简陋,可到我家借住一晚。”

“玄羽谢过老爷子收留。”

“咳,咳咳~”老爷子还想说什么,忽然就咳嗽了起来,似乎是老毛病犯了。

玄羽上前一步,手掌放在老者后背,内力注入,帮他顺了顺气息。

内力的功效,那是立竿见影的。

“小道长你还会医术?我这老毛病好几年也不见好,不知小道长可有医治之法?”

梁老爷子刚才只感觉胸口有一阵暖流流过,咳嗽就立即停止了,他觉得很是神奇。

玄羽给他把了把脉。

笑着说道:“老爷子你这只是一些气短的小毛病而已,我开一个药方,你去田埂里寻一些药材熬水喝半个月,就能好了。”

在老爷子家中借宿,给人家看看病那也是应该。

玄羽开的药,都是他们田埂间常见的一些草药等,并不难找!

不要惊讶,多数游方道医对于药物的使用就是这样就地取材,一来可以治病,二来也不会加大农人的负担。

大部分的所谓偏方就是这么留下来的。

很多农村出来的小伙伴就知道,乡间随处可见的杂草其实很大一部分都有药用价值,只是绝大部分人都不认识而已,作者也只认识两三样……

在梁老爷子家吃了一顿清淡无油的晚饭后。

玄羽在井中打了一桶冰水冲洗了一下身体,就准备睡下,然而酉时刚过,忽闻村中嘈杂惨叫之声四起。

“遭山贼了吗?”

知道自己所处时代特色的玄羽不敢怠慢,迅速背好拂尘,拿起佩剑,一跃便出了房门。

朝着惨叫的方向赶去,玄羽目眦欲裂,只见十几个蒙古鞑子骑兵,大笑着将村民们从房子里拖出,地上还躺着几具村民的尸体。

平时用来晒谷的场地,现在淌的是红色的鲜血和白色的脑浆,场中抽泣声,小孩的呜咽声响成一片……

这一幕幕,让玄羽想起了六岁时的场景。

他额头青筋暴起,眼中杀意升腾,忍不住怒喝一声:“蒙古鞑子,该死!”

他脚下凌波微步急闪,手中纯阳宝剑“呛啷”一声出鞘,瞬间从那些蒙古鞑子的身旁掠过。

刚刚还在哈哈狂笑的蒙古鞑子领头,笑声戛然而止。

他满脸惊恐的捂着喉咙,发出“嗬嗬嗬”的奇怪漏风声。

同一时间倒地的,还有其身边的十一骑!

刚才玄羽愤怒出手,瞬间斩出了十二剑。

那些连三流高手都不是的蒙古鞑子,连反应都没有来得及做,就全部死于非命了。

事发突然,离得比较远的四名弓箭手惊骇,其余三人连忙弯弓搭箭开始放冷箭,一人调转马头直奔村外而去……

然而他们的速度在玄羽眼中,简直慢得像乌龟一样。

他手中纯阳宝剑只是轻柔的挥了一个半圆,就把那些冷箭全部挡下,脚下凌波微步一闪,几步便来到了那个逃跑的弓箭手战马身前。

玄羽可不能让他跑了,要不然整个梁家村都要跟着遭殃。

“咻”

一道剑光闪过,血花飞溅间,那名弓箭手便从马背上栽倒了下来,倒在血泊中,再无生机。

其余三个弓箭手大骇,就想四散而逃。

然而在玄羽那鬼魅的速度下,这些都是奢望,很快便全部伏诛。

自此,十六名蒙古鞑子无一幸免,全部死于玄羽宝剑之下。

这其间连一个呼吸的时间都还没过去,可见玄羽的出手速度有多快。

玄羽一甩手中宝剑,剑刃上沾染的鲜血全部被甩飞,纯阳宝剑再次变得干净锃亮。

见宝剑滴血不染,他才收剑归鞘。

到了此时,那些哭泣的村民才堪堪反应过来,纷纷瞪大了眼睛。

毕竟医武不分家,会点武功的人,都懂那么一点医术,这很正常。

“这位小道长,不知你来我梁家村所为何事?”

一个头发花白的干廋老者,见到玄羽站在梁家村大门,好奇上前问道。

“老爷子有礼了,我赶路仓促,错过了进城时间,现在天色已暗,想来贵村借宿一晚,不知是否方便?”玄羽向老者行礼问道。

“原来如此,我家就有一间空房,若是不介意简陋,可到我家借住一晚。”

“玄羽谢过老爷子收留。”

“咳,咳咳~”老爷子还想说什么,忽然就咳嗽了起来,似乎是老毛病犯了。

玄羽上前一步,手掌放在老者后背,内力注入,帮他顺了顺气息。

内力的功效,那是立竿见影的。

“小道长你还会医术?我这老毛病好几年也不见好,不知小道长可有医治之法?”

梁老爷子刚才只感觉胸口有一阵暖流流过,咳嗽就立即停止了,他觉得很是神奇。

玄羽给他把了把脉。

笑着说道:“老爷子你这只是一些气短的小毛病而已,我开一个药方,你去田埂里寻一些药材熬水喝半个月,就能好了。”

在老爷子家中借宿,给人家看看病那也是应该。

玄羽开的药,都是他们田埂间常见的一些草药等,并不难找!

不要惊讶,多数游方道医对于药物的使用就是这样就地取材,一来可以治病,二来也不会加大农人的负担。

大部分的所谓偏方就是这么留下来的。

很多农村出来的小伙伴就知道,乡间随处可见的杂草其实很大一部分都有药用价值,只是绝大部分人都不认识而已,作者也只认识两三样……

在梁老爷子家吃了一顿清淡无油的晚饭后。

玄羽在井中打了一桶冰水冲洗了一下身体,就准备睡下,然而酉时刚过,忽闻村中嘈杂惨叫之声四起。

“遭山贼了吗?”

知道自己所处时代特色的玄羽不敢怠慢,迅速背好拂尘,拿起佩剑,一跃便出了房门。

朝着惨叫的方向赶去,玄羽目眦欲裂,只见十几个蒙古鞑子骑兵,大笑着将村民们从房子里拖出,地上还躺着几具村民的尸体。

平时用来晒谷的场地,现在淌的是红色的鲜血和白色的脑浆,场中抽泣声,小孩的呜咽声响成一片……

这一幕幕,让玄羽想起了六岁时的场景。

他额头青筋暴起,眼中杀意升腾,忍不住怒喝一声:“蒙古鞑子,该死!”

他脚下凌波微步急闪,手中纯阳宝剑“呛啷”一声出鞘,瞬间从那些蒙古鞑子的身旁掠过。

刚刚还在哈哈狂笑的蒙古鞑子领头,笑声戛然而止。

他满脸惊恐的捂着喉咙,发出“嗬嗬嗬”的奇怪漏风声。

同一时间倒地的,还有其身边的十一骑!

刚才玄羽愤怒出手,瞬间斩出了十二剑。

那些连三流高手都不是的蒙古鞑子,连反应都没有来得及做,就全部死于非命了。

事发突然,离得比较远的四名弓箭手惊骇,其余三人连忙弯弓搭箭开始放冷箭,一人调转马头直奔村外而去……

然而他们的速度在玄羽眼中,简直慢得像乌龟一样。

他手中纯阳宝剑只是轻柔的挥了一个半圆,就把那些冷箭全部挡下,脚下凌波微步一闪,几步便来到了那个逃跑的弓箭手战马身前。

玄羽可不能让他跑了,要不然整个梁家村都要跟着遭殃。

“咻”

一道剑光闪过,血花飞溅间,那名弓箭手便从马背上栽倒了下来,倒在血泊中,再无生机。

其余三个弓箭手大骇,就想四散而逃。

然而在玄羽那鬼魅的速度下,这些都是奢望,很快便全部伏诛。

自此,十六名蒙古鞑子无一幸免,全部死于玄羽宝剑之下。

这其间连一个呼吸的时间都还没过去,可见玄羽的出手速度有多快。

玄羽一甩手中宝剑,剑刃上沾染的鲜血全部被甩飞,纯阳宝剑再次变得干净锃亮。

见宝剑滴血不染,他才收剑归鞘。

到了此时,那些哭泣的村民才堪堪反应过来,纷纷瞪大了眼睛。

毕竟医武不分家,会点武功的人,都懂那么一点医术,这很正常。

“这位小道长,不知你来我梁家村所为何事?”

一个头发花白的干廋老者,见到玄羽站在梁家村大门,好奇上前问道。

“老爷子有礼了,我赶路仓促,错过了进城时间,现在天色已暗,想来贵村借宿一晚,不知是否方便?”玄羽向老者行礼问道。

“原来如此,我家就有一间空房,若是不介意简陋,可到我家借住一晚。”

“玄羽谢过老爷子收留。”

“咳,咳咳~”老爷子还想说什么,忽然就咳嗽了起来,似乎是老毛病犯了。

玄羽上前一步,手掌放在老者后背,内力注入,帮他顺了顺气息。

内力的功效,那是立竿见影的。

“小道长你还会医术?我这老毛病好几年也不见好,不知小道长可有医治之法?”

梁老爷子刚才只感觉胸口有一阵暖流流过,咳嗽就立即停止了,他觉得很是神奇。

玄羽给他把了把脉。

笑着说道:“老爷子你这只是一些气短的小毛病而已,我开一个药方,你去田埂里寻一些药材熬水喝半个月,就能好了。”

在老爷子家中借宿,给人家看看病那也是应该。

玄羽开的药,都是他们田埂间常见的一些草药等,并不难找!

不要惊讶,多数游方道医对于药物的使用就是这样就地取材,一来可以治病,二来也不会加大农人的负担。

大部分的所谓偏方就是这么留下来的。

很多农村出来的小伙伴就知道,乡间随处可见的杂草其实很大一部分都有药用价值,只是绝大部分人都不认识而已,作者也只认识两三样……

在梁老爷子家吃了一顿清淡无油的晚饭后。

玄羽在井中打了一桶冰水冲洗了一下身体,就准备睡下,然而酉时刚过,忽闻村中嘈杂惨叫之声四起。

“遭山贼了吗?”

知道自己所处时代特色的玄羽不敢怠慢,迅速背好拂尘,拿起佩剑,一跃便出了房门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不想错过《综武:从全真走出的逍遥仙》更新?安装新天禧小说网专用APP,作者更新立即推送!终生免费,永无广告!

放弃 立即下载
书页 目录
新书推荐:时空穿越,位面太多现在有点忙 御兽:最终神座 风起斟鄩 我的祖传菜刀 躺平勾栏听曲,系统急了 和超算一起穿越 王者荣耀之神明纪元 魔头修仙:我有炉鼎三千 王海和他的女人 空姐背后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