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都市 > 小凤凰他又在找爹 > 第 108 章 警局一游!

第 108 章 警局一游!(1/2)

目录
下载

请安装我们的看书APP

全网书籍最多,永久免费无广告!

小汽车东绕西拐,足足开了一个多小时,

才终于抵达锦江小区。

老板姐姐就住在这个小区里。

她住在17号楼1单元1楼。

这个准确的地址,

是一家花店的老板告诉凤圆的,花店老板最近也去过宠物店,感觉情况有点不对劲儿。

她跟宠物店老板的关系,算不上朋友,但彼此都有联系方式,

平时没什么事儿会去对方的店里坐一坐,闲聊一会儿。

花店老板给宠物店老板发的消息,

最近一直没被回复。

她在跟凤圆说了地址后,还叮嘱了凤圆,不要跟别人说,是她给的地址。

秦浔当时就点了头,对她保证道:“我们知道怎么说。”

秦浔长了一张很让人放心的小脸。

他保证完,花店的老板松了口气。

锦江小区算是一个中规中矩的小区,小区的设施正常,绿化也还可以。

但可能是因为物业不作为,小区的摄像头坏了三个月也没人修,看门的更是两个身子都有点挺不直的老大爷。

小区的门有门禁,但忘带门禁的人总是会叫大爷开门。

大爷一来二去搞烦了,索性直接敞着门,谁想进谁,谁想出谁出。

大爷这有点不太负责的行为,让凤圆跟秦浔这回得了便利。

他们一个开车,一个坐车。

蓝色的贴了卡图图贴纸的四轮小汽车,嗖地一下穿过大门,开进了小区里。

等小汽车的车屁股都看不见了,两个大爷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。

“刚才那个小车,那个小兵回收……是咱们小区的吗?”

“不是吧,我没见过。”

“是收破烂的吗?怎么小孩也出来收破烂了?”

“不知道。”

两个大爷坐在椅子上嘀咕着。

他们嘀咕了半天,也没嘀咕出个什么结果来。

而与此同时,通过向小区阿姨们问路的凤圆,成功找到了17号楼1单元。

他们找到1楼东户,敲起了门。

“砰砰砰——”

凤圆抡着小拳头,把门敲的响极了。

一开始没人来开门。

凤圆没放弃,他的小拳头砸门都砸红了,终于,听到了脚步声。

一个烫着卷发,看着得有四五十的女人,过来开的门。

对方一脸的不耐烦,说话也难听。

“敲敲敲,你是家里死人了来哭丧吗,敲的这么勤!”

这话的难听程度,让秦浔都骤然沉了小脸。

凤圆也很气。

但他攥着小拳头,硬生生克制住了自己的愤怒。

他指指不远处自己小车上的牌子。

“小兵圆圆破烂回收,奶奶,你家里有破烂要卖吗?我们可以给多多的钱哦。”

在凤圆的话说完后,秦浔还故意拿出了一沓整百的红票子。

秦浔在旁边补充道:“我们幼儿园在做实践,我们想体验一下回收破烂的生活。”

从秦浔露出那一沓红票子起,刚才还满脸不耐烦的女人,眼里就冒起了精光。

她重新且仔细的又打量了一下面前的两个小孩儿。

两个小孩细皮嫩肉的,都长得比电视里的娃娃还要好看。

门口停着的小汽车,这小区里也有一辆类似的。

那个宝妈自打给儿子买了这辆车后,就明里暗里的强调了这种车的价格极高。

女人看完车,又看了看两个孩子身上的衣服。

这衣服看着就不便宜!

在打量了片刻后,女人的脸上挂起了笑。

她热情的招呼了两个小家伙进门。

“我家里正好有点破烂要卖,我收拾收拾卖给你们俩算了。对了,你们几岁了呀?在上学吗?”

凤圆进了门,一边在屋里查看着,一边回道:“我三岁了,在上幼儿园。”

“哇,已经在上幼儿园了呀。”

女人收拾着家里的破烂,看凤圆在家里乱走,还走到了一个房间门前,她神情突然变了变。

“小朋友,快过来,那个屋是我儿媳住的,她在休息,你别把她吵醒了,她脾气不好。”

女人说着,就来拉凤圆。

凤圆不等她拉,就自己退开了:“我不进去呀。”

看凤圆这么乖,女人也再次放松下来。

秦浔碰了碰凤圆的胳膊。

两小只不需要说什么话,下一秒,凤圆就跑到了女人跟前。

他跟女人一起去了阳台收拾。

“奶奶,这个是猫爬架吗?你卖吗?我想买。”

“卖是可以卖,就是我这个比较贵,我这可是进口货。”

“小朋友,你能买得起吗?”

凤圆拍拍胸口,壕气道:“能呀,我有好多钱钱!你帮我把它拆开,我要装在车车里。”

“行,看在你这么喜欢的份上,奶奶卖给你。对了,你身上有多少钱呀?”

凤圆摇摇头:“我没有数。”

他早看出了这个奶奶很贪财,所以,他一脸老实相的比划了一下。

“圆圆有钱,这么大的书包里,都是钱钱。”

凤圆的小书包,是短暂的装过一书包的钱。

那一书包钱早让他花光了,现在他继续拿这个糊弄着面前的奶奶。

“一书包的钱啊,都是红色的吗?一百的?”

“对。”

“那够了。”

女人压下心头的激动,她估摸了一下一书包钱得有多少。

然后,她提了个自己想要的数量。

“你把这一书包钱,装一小点,就是装个一小半,来给奶奶,奶奶就把这个给你。好不好?”

“好。奶奶先帮我拆呀!”

凤圆继续要求着她拆猫爬架。

这个放在阳台的猫爬架,有点大。要是真拆起来,着实会费点功夫。

但为了半书包的钱,女人也是拼了。

她卖力地拆起了这个大猫爬架,凤圆在旁边跟她说着话。

凤圆奶音叭叭的,说起来没完没了。

女人本话,可想而知拆的有多慢。

好几次女人的暴脾气上来,都想骂这小孩儿闭嘴。

但想想小孩的钱,她又把脏话咽了回去。

就在凤圆陪着女人拆猫爬架时,秦浔已经拿起刚才在屋子里找到的螺丝刀,卸起了房间的门锁。

他的动作很快。

没多久,房间的门锁被拆掉。

秦浔顺利地走了进去。

一进去,他就看见了被绑住手脚,还用胶带贴住了嘴的老板姐姐。

秦浔没有立马去解老板姐姐的绳子。

他花了两秒钟,先打开了电话手表的录像功能。

在打开录像功能后,他这才解开了绑着老板姐姐的绳子,又撕开了老板姐姐嘴上的胶布。

“小浔。”

“嘘,别出声,圆圆在阳台拖延时间,我们先出去。”

“好。”

他们要出大门,肯定要经过阳台。

秦浔让老板姐姐跟在自己身后。

他先走出来,喊了一声凤圆:“圆圆,我们车上还有东西,我不在这里等你了,我先去看着车。”

凤圆点点头:“好呀。”

他们俩的对话,没有引起女人的怀疑。

女人还在忙碌着。

她正忙着,凤圆凑过去,假装去看她的进度,实则把她用来拆猫爬架的工具,给撞掉了。

工具往前滚了滚。

女人看着往阳台洗手台滚去的工具,一怒之下,怒了一下。

她在心里骂骂咧咧的,嘴上硬是都憋了回去。

而就在她趴着地上捡东西时,秦浔拉着身后的老板姐姐,快速出了家门。

老板姐姐的双腿都在发软。

要不是牵着她的那只小手很有力量,她感觉她根本走不出这间房。

“好了。”

两人一出去,秦浔就安慰她道:“我们出来了。”

老板姐姐站在外面,看着外面的景色,骤然哭了出来。

秦浔打了110。

他刚打完110,屋子里的女人不知怎么的,就突然意识到了不对。

她大步从阳台上走出来,走到了房间门口。

在看见被破坏的门锁,还有空荡荡的房间后,女人愤怒的不行。

她意识到自己被骗了。

就在她转身想找凤圆算账,以及出去找人时,凤圆的小身影正好偷偷摸摸往外溜。

一大一小的目光对上。

下一秒,凤圆撒腿就跑。

“小兔崽子,你给我站住!你们敢耍老娘!你们跟易春是一伙的!”

易春,就是凤圆跟秦浔的老板姐姐。

女人一脸凶神恶煞的撵过来。

凤圆迈着小短腿,在冲出来后,立马坐到了自己的车车上。

在他的车上,秦浔已经坐到了副驾驶。

易春也坐到了后排。

还好这是个豪华版的四座小汽车,现在坐了三个人,也完全能坐下。

凤圆开小汽车开的很熟练。

他踩着油门,嗖地一下跑了。

小汽车的速度不是很快,女人要是直线追,也是能追上的。

可凤圆会绕圈。

他把小车车开的绕极了,女人好几次想直接扑到车上,都没扑成功。

“圆圆,再拖一会儿,警察马上就要来了。”

“圆圆收到!”

此刻的凤圆,小胖脸正义凛然,宛若一个小英雄。

秦浔报警时说的严重,他说了故意伤害,还有囚禁等等。

所以,警察来的也快。

好几辆警车都到了,警车在到的时候,刚好还目睹了凤圆开小汽车撞人的画面。

由于女人拿东西砸车,凤圆想要自卫总不可能下去跟她打架。

为了保护自己,也为了保护老板姐姐……

凤圆直接对着女人撞了过去。

他这个小汽车,本质上还是个小玩具车。

所以哪怕他用最高码撞人,都根本撞不坏人。

女人被撞到,连倒地都没倒地。

“敢撞我!你也不打听打听我王花是谁!你这么大的兔崽子,老娘弄死的都有,你还敢撞我!”

女人生龙活虎的,看着再撞几下也没事。

就在场上乱着时,警车直接插到了他们中间。

“都停下!”

警察从警车车下来。

正情绪上头的王花,看见警察来了也不怕。

她还想来抓凤圆。

但警察直接攥住了她的手腕,让她动弹不得。

“当着警察的面打人,你眼里还有没有法律了!”

王花被警察训斥,脑子总算稍微冷静了点。

她这一冷静,就直接来了个恶人先告状。

“这两个小孩闯到我家,拆了我的门锁,把我儿媳妇拐走,你们警察来的正好,我要求赔偿!”

王花的话刚说完,易春就强忍着眼泪打断了她。

“她胡说。”

“我跟他儿子没有结婚!我们只是谈了恋爱!在我跟她儿子分手后,她们母子俩来到我家,把我囚禁在家里,没收了我的手机,不让我出门。”

“她想让我跟她儿子领证,我不同意,她就把我关在房间里,让我生孩子。”

“她说生了孩子我就老实了。”

易春的解释,让出警的女警官都绷紧了脸。

女警官走过来扶住易春,轻声安抚着她。

“不要怕,有我们警察在,一定会还你公道的。”

易春要去医院做身体鉴定。

王花跟她儿子,全被带上了警车。

凤圆跟秦浔也参与了进来,所以他们俩也要去。

王花是从大山的某个村子里来的,她不知道是真不懂法,还是胆子太大,所以对法律无所畏惧。

都坐到警车上了,她还在跟警察一个劲的重复这是家事。

“你们把这俩小孩抓住,让他们赔我门就行了,抓我干什么?”

“易春跟我儿子是两口子,两口子之间的事,跟你们警察没关系。”

王花唠唠叨叨的,跟她一起坐到了警车上的秦浔,忽地淡淡道:“他们没有领证,不是夫妻关系。”

“她的房子不是你的,她的人也不是你的。”

“你们占了她的房子,还伤害她,你们犯罪了。”

“你们会坐牢的。”

秦浔最后一句话,让王花嗤笑了声。

“你个小兔崽子懂什么,易春之前就跟我儿子同居过,他们都住一起了,就是两口子。”

“我儿子绑着她生儿子,这是天经地义的事儿。”

“还什么伤害不伤害的,丈夫就算打了老婆,也是正常的。”

王花这逆天发言,让车里的男警察也坐不住了。

“你不要胡说!在任何时候,暴力行为都是犯罪!”

“你儿子还没跟人结婚,他做的事就是犯罪!”

警察对这个极品母亲,已经不想说什么了。

他只想快点回警局,对这母子俩录口供,然后关押。

等医院那边的鉴定出来,这母子俩就等着被判刑吧!

警察们的态度,让王花渐渐的嗅到了一丝不对。

“你们,你们真想拉我去坐牢?!”

王花坐了一路的警车,在警察终于要停到警局后,她才后知后觉的意识到了不秒。

她的后背生出了一层寒意,人也终于知道怕了。

“我不去警察局,我要回家!”

王花扒拉着车门不下车,在另一辆车上的王辉看见这一幕,直接冲了过来。

他似乎是知道母亲的德性。

所以在冲上话了没有?!”

如果他妈什么都没说,他还能在狡辩挣扎一下。

但如果他妈乱说了什么话……

警车里都是有监控和录音的,这些话也都会被当作证据!

王辉死死盯着母亲,想从母亲嘴里听到答案。

被儿子这么逼问着,王花心虚地别过了脸。

王辉看到她这个反应,一瞬间心如死灰。

他怕是要完了!

早知道会有今天,他就不该把他妈接过来跟易春见面。

易春是个独生女,她的爸妈没了,死之前给她留了房车还留了钱,留了店。

他本来可以拿到这一切的!

就是因为他妈的出现,让易春坚决的跟他分了手。

他当时也是急昏了头,所以真听了他妈的,想把易春关在家里生孩子。

他们村里有这样的例子。

有些家里带回来的女人不听话,让她生个孩子,就能把她拴住了。

易春的这起案子,警局审了一上午。

他们重点审了王花。

而这起案子越审越可怕,审到最后,还牵扯到了王家村里的拐卖情况。

王花更背了一个命案,她重男轻女,为了要儿子,曾经溺死过自己的女儿。

这案子一时半会儿难以结束。

而这起案子的小功臣凤圆还有秦浔,在警局录完了口供后,就被警察打电话叫了家长。

凤圆跟秦浔都太小了,两个孩子是需要监护人来接的。

凤祈接电话时,没听清警察的话,只听到了儿子在警局录什么口供。

等电话结束,凤祈差点两眼一抹黑。

“圆圆这又干了什么!”

怎么这回干到警局去了?!

凤祈扯上厉晟,没敢惊动厉恒跟弗丽达。

两个爸爸加急赶往了警局。

在路上,厉晟收到了小鹿发来的消息。

小鹿:“[照片]”

小鹿:“我的粉丝今天拍到了一个一个小汽车,这是圆圆的吗?”

小鹿发来的照片,上面没有凤圆跟秦浔在。

两个小家伙当时停了车,自己去捡破烂了。

而他留下的车,被人拍了照片。

车上的小兵圆圆破烂回收这几个字,字体歪歪扭扭,又大又显眼!

作者有话要说

来啦!

——感谢在2024-06-2815:59:26~2024-06-2822:07:5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~

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:橙子味的添福啵啵啵28瓶;必上必上必上岸21瓶;drea11瓶;想吃草莓沙冰、annabel要加油10瓶;冰糖炖雪梨5瓶;太阳早上好3瓶;jevaisbien2瓶;清柠、尼古拉斯大雕·张、321、桃子家的阿狸、生命线、莫尼、seven枫、身体力行上自习、肖知安、童话朱、走错路得猪、33520105、贰拾贰、504056991瓶;

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,我会继续努力的!

采采:

:,

:,

:,

:,

:,

:,

希望你也喜欢

小汽车东绕西拐,足足开了一个多小时,才终于抵达锦江小区。

老板姐姐就住在这个小区里。

她住在17号楼1单元1楼。

这个准确的地址,是一家花店的老板告诉凤圆的,花店老板最近也去过宠物店,感觉情况有点不对劲儿。

她跟宠物店老板的关系,算不上朋友,但彼此都有联系方式,平时没什么事儿会去对方的店里坐一坐,闲聊一会儿。

花店老板给宠物店老板发的消息,最近一直没被回复。

她在跟凤圆说了地址后,还叮嘱了凤圆,不要跟别人说,是她给的地址。

秦浔当时就点了头,对她保证道:“我们知道怎么说。”

秦浔长了一张很让人放心的小脸。

他保证完,花店的老板松了口气。

锦江小区算是一个中规中矩的小区,小区的设施正常,绿化也还可以。

但可能是因为物业不作为,小区的摄像头坏了三个月也没人修,看门的更是两个身子都有点挺不直的老大爷。

小区的门有门禁,但忘带门禁的人总是会叫大爷开门。

大爷一来二去搞烦了,索性直接敞着门,谁想进谁,谁想出谁出。

大爷这有点不太负责的行为,让凤圆跟秦浔这回得了便利。

他们一个开车,一个坐车。

蓝色的贴了卡图图贴纸的四轮小汽车,嗖地一下穿过大门,开进了小区里。

等小汽车的车屁股都看不见了,两个大爷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。

“刚才那个小车,那个小兵回收……是咱们小区的吗?”

“不是吧,我没见过。”

“是收破烂的吗?怎么小孩也出来收破烂了?”

“不知道。”

两个大爷坐在椅子上嘀咕着。

他们嘀咕了半天,也没嘀咕出个什么结果来。

而与此同时,通过向小区阿姨们问路的凤圆,成功找到了17号楼1单元。

他们找到1楼东户,敲起了门。

“砰砰砰——”

凤圆抡着小拳头,把门敲的响极了。

一开始没人来开门。

凤圆没放弃,他的小拳头砸门都砸红了,终于,听到了脚步声。

一个烫着卷发,看着得有四五十的女人,过来开的门。

对方一脸的不耐烦,说话也难听。

“敲敲敲,你是家里死人了来哭丧吗,敲的这么勤!”

这话的难听程度,让秦浔都骤然沉了小脸。

凤圆也很气。

但他攥着小拳头,硬生生克制住了自己的愤怒。

他指指不远处自己小车上的牌子。

“小兵圆圆破烂回收,奶奶,你家里有破烂要卖吗?我们可以给多多的钱哦。”

在凤圆的话说完后,秦浔还故意拿出了一沓整百的红票子。

秦浔在旁边补充道:“我们幼儿园在做实践,我们想体验一下回收破烂的生活。”

从秦浔露出那一沓红票子起,刚才还满脸不耐烦的女人,眼里就冒起了精光。

她重新且仔细的又打量了一下面前的两个小孩儿。

两个小孩细皮嫩肉的,都长得比电视里的娃娃还要好看。

门口停着的小汽车,这小区里也有一辆类似的。

那个宝妈自打给儿子买了这辆车后,就明里暗里的强调了这种车的价格极高。

女人看完车,又看了看两个孩子身上的衣服。

这衣服看着就不便宜!

在打量了片刻后,女人的脸上挂起了笑。

她热情的招呼了两个小家伙进门。

“我家里正好有点破烂要卖,我收拾收拾卖给你们俩算了。对了,你们几岁了呀?在上学吗?”

凤圆进了门,一边在屋里查看着,一边回道:“我三岁了,在上幼儿园。”

“哇,已经在上幼儿园了呀。”

女人收拾着家里的破烂,看凤圆在家里乱走,还走到了一个房间门前,她神情突然变了变。

“小朋友,快过来,那个屋是我儿媳住的,她在休息,你别把她吵醒了,她脾气不好。”

女人说着,就来拉凤圆。

凤圆不等她拉,就自己退开了:“我不进去呀。”

看凤圆这么乖,女人也再次放松下来。

秦浔碰了碰凤圆的胳膊。

两小只不需要说什么话,下一秒,凤圆就跑到了女人跟前。

他跟女人一起去了阳台收拾。

“奶奶,这个是猫爬架吗?你卖吗?我想买。”

“卖是可以卖,就是我这个比较贵,我这可是进口货。”

“小朋友,你能买得起吗?”

凤圆拍拍胸口,壕气道:“能呀,我有好多钱钱!你帮我把它拆开,我要装在车车里。”

“行,看在你这么喜欢的份上,奶奶卖给你。对了,你身上有多少钱呀?”

凤圆摇摇头:“我没有数。”

他早看出了这个奶奶很贪财,所以,他一脸老实相的比划了一下。

“圆圆有钱,这么大的书包里,都是钱钱。”

凤圆的小书包,是短暂的装过一书包的钱。

那一书包钱早让他花光了,现在他继续拿这个糊弄着面前的奶奶。

“一书包的钱啊,都是红色的吗?一百的?”

“对。”

“那够了。”

女人压下心头的激动,她估摸了一下一书包钱得有多少。

然后,她提了个自己想要的数量。

“你把这一书包钱,装一小点,就是装个一小半,来给奶奶,奶奶就把这个给你。好不好?”

“好。奶奶先帮我拆呀!”

凤圆继续要求着她拆猫爬架。

这个放在阳台的猫爬架,有点大。要是真拆起来,着实会费点功夫。

但为了半书包的钱,女人也是拼了。

她卖力地拆起了这个大猫爬架,凤圆在旁边跟她说着话。

凤圆奶音叭叭的,说起来没完没了。

女人本话,可想而知拆的有多慢。

好几次女人的暴脾气上来,都想骂这小孩儿闭嘴。

但想想小孩的钱,她又把脏话咽了回去。

就在凤圆陪着女人拆猫爬架时,秦浔已经拿起刚才在屋子里找到的螺丝刀,卸起了房间的门锁。

他的动作很快。

没多久,房间的门锁被拆掉。

秦浔顺利地走了进去。

一进去,他就看见了被绑住手脚,还用胶带贴住了嘴的老板姐姐。

秦浔没有立马去解老板姐姐的绳子。

他花了两秒钟,先打开了电话手表的录像功能。

在打开录像功能后,他这才解开了绑着老板姐姐的绳子,又撕开了老板姐姐嘴上的胶布。

“小浔。”

“嘘,别出声,圆圆在阳台拖延时间,我们先出去。”

“好。”

他们要出大门,肯定要经过阳台。

秦浔让老板姐姐跟在自己身后。

他先走出来,喊了一声凤圆:“圆圆,我们车上还有东西,我不在这里等你了,我先去看着车。”

凤圆点点头:“好呀。”

他们俩的对话,没有引起女人的怀疑。

女人还在忙碌着。

她正忙着,凤圆凑过去,假装去看她的进度,实则把她用来拆猫爬架的工具,给撞掉了。

工具往前滚了滚。

女人看着往阳台洗手台滚去的工具,一怒之下,怒了一下。

她在心里骂骂咧咧的,嘴上硬是都憋了回去。

而就在她趴着地上捡东西时,秦浔拉着身后的老板姐姐,快速出了家门。

老板姐姐的双腿都在发软。

要不是牵着她的那只小手很有力量,她感觉她根本走不出这间房。

“好了。”

两人一出去,秦浔就安慰她道:“我们出来了。”

老板姐姐站在外面,看着外面的景色,骤然哭了出来。

秦浔打了110。

他刚打完110,屋子里的女人不知怎么的,就突然意识到了不对。

她大步从阳台上走出来,走到了房间门口。

在看见被破坏的门锁,还有空荡荡的房间后,女人愤怒的不行。

她意识到自己被骗了。

就在她转身想找凤圆算账,以及出去找人时,凤圆的小身影正好偷偷摸摸往外溜。

一大一小的目光对上。

下一秒,凤圆撒腿就跑。

“小兔崽子,你给我站住!你们敢耍老娘!你们跟易春是一伙的!”

易春,就是凤圆跟秦浔的老板姐姐。

女人一脸凶神恶煞的撵过来。

凤圆迈着小短腿,在冲出来后,立马坐到了自己的车车上。

在他的车上,秦浔已经坐到了副驾驶。

易春也坐到了后排。

还好这是个豪华版的四座小汽车,现在坐了三个人,也完全能坐下。

凤圆开小汽车开的很熟练。

他踩着油门,嗖地一下跑了。

小汽车的速度不是很快,女人要是直线追,也是能追上的。

可凤圆会绕圈。

他把小车车开的绕极了,女人好几次想直接扑到车上,都没扑成功。

“圆圆,再拖一会儿,警察马上就要来了。”

“圆圆收到!”

此刻的凤圆,小胖脸正义凛然,宛若一个小英雄。

秦浔报警时说的严重,他说了故意伤害,还有囚禁等等。

所以,警察来的也快。

好几辆警车都到了,警车在到的时候,刚好还目睹了凤圆开小汽车撞人的画面。

由于女人拿东西砸车,凤圆想要自卫总不可能下去跟她打架。

为了保护自己,也为了保护老板姐姐……

凤圆直接对着女人撞了过去。

他这个小汽车,本质上还是个小玩具车。

所以哪怕他用最高码撞人,都根本撞不坏人。

女人被撞到,连倒地都没倒地。

“敢撞我!你也不打听打听我王花是谁!你这么大的兔崽子,老娘弄死的都有,你还敢撞我!”

女人生龙活虎的,看着再撞几下也没事。

就在场上乱着时,警车直接插到了他们中间。

“都停下!”

警察从警车车下来。

正情绪上头的王花,看见警察来了也不怕。

她还想来抓凤圆。

但警察直接攥住了她的手腕,让她动弹不得。

“当着警察的面打人,你眼里还有没有法律了!”

王花被警察训斥,脑子总算稍微冷静了点。

她这一冷静,就直接来了个恶人先告状。

“这两个小孩闯到我家,拆了我的门锁,把我儿媳妇拐走,你们警察来的正好,我要求赔偿!”

王花的话刚说完,易春就强忍着眼泪打断了她。

“她胡说。”

“我跟他儿子没有结婚!我们只是谈了恋爱!在我跟她儿子分手后,她们母子俩来到我家,把我囚禁在家里,没收了我的手机,不让我出门。”

“她想让我跟她儿子领证,我不同意,她就把我关在房间里,让我生孩子。”

“她说生了孩子我就老实了。”

易春的解释,让出警的女警官都绷紧了脸。

女警官走过来扶住易春,轻声安抚着她。

“不要怕,有我们警察在,一定会还你公道的。”

易春要去医院做身体鉴定。

王花跟她儿子,全被带上了警车。

凤圆跟秦浔也参与了进来,所以他们俩也要去。

王花是从大山的某个村子里来的,她不知道是真不懂法,还是胆子太大,所以对法律无所畏惧。

都坐到警车上了,她还在跟警察一个劲的重复这是家事。

“你们把这俩小孩抓住,让他们赔我门就行了,抓我干什么?”

“易春跟我儿子是两口子,两口子之间的事,跟你们警察没关系。”

王花唠唠叨叨的,跟她一起坐到了警车上的秦浔,忽地淡淡道:“他们没有领证,不是夫妻关系。”

“她的房子不是你的,她的人也不是你的。”

“你们占了她的房子,还伤害她,你们犯罪了。”

“你们会坐牢的。”

秦浔最后一句话,让王花嗤笑了声。

“你个小兔崽子懂什么,易春之前就跟我儿子同居过,他们都住一起了,就是两口子。”

“我儿子绑着她生儿子,这是天经地义的事儿。”

“还什么伤害不伤害的,丈夫就算打了老婆,也是正常的。”

王花这逆天发言,让车里的男警察也坐不住了。

“你不要胡说!在任何时候,暴力行为都是犯罪!”

“你儿子还没跟人结婚,他做的事就是犯罪!”

警察对这个极品母亲,已经不想说什么了。

他只想快点回警局,对这母子俩录口供,然后关押。

等医院那边的鉴定出来,这母子俩就等着被判刑吧!

警察们的态度,让王花渐渐的嗅到了一丝不对。

“你们,你们真想拉我去坐牢?!”

王花坐了一路的警车,在警察终于要停到警局后,她才后知后觉的意识到了不秒。

她的后背生出了一层寒意,人也终于知道怕了。

“我不去警察局,我要回家!”

王花扒拉着车门不下车,在另一辆车上的王辉看见这一幕,直接冲了过来。

他似乎是知道母亲的德性。

所以在冲上话了没有?!”

如果他妈什么都没说,他还能在狡辩挣扎一下。

但如果他妈乱说了什么话……

警车里都是有监控和录音的,这些话也都会被当作证据!

王辉死死盯着母亲,想从母亲嘴里听到答案。

被儿子这么逼问着,王花心虚地别过了脸。

王辉看到她这个反应,一瞬间心如死灰。

他怕是要完了!

早知道会有今天,他就不该把他妈接过来跟易春见面。

易春是个独生女,她的爸妈没了,死之前给她留了房车还留了钱,留了店。

他本来可以拿到这一切的!

就是因为他妈的出现,让易春坚决的跟他分了手。

他当时也是急昏了头,所以真听了他妈的,想把易春关在家里生孩子。

他们村里有这样的例子。

有些家里带回来的女人不听话,让她生个孩子,就能把她拴住了。

易春的这起案子,警局审了一上午。

他们重点审了王花。

而这起案子越审越可怕,审到最后,还牵扯到了王家村里的拐卖情况。

王花更背了一个命案,她重男轻女,为了要儿子,曾经溺死过自己的女儿。

这案子一时半会儿难以结束。

而这起案子的小功臣凤圆还有秦浔,在警局录完了口供后,就被警察打电话叫了家长。

凤圆跟秦浔都太小了,两个孩子是需要监护人来接的。

凤祈接电话时,没听清警察的话,只听到了儿子在警局录什么口供。

等电话结束,凤祈差点两眼一抹黑。

“圆圆这又干了什么!”

怎么这回干到警局去了?!

凤祈扯上厉晟,没敢惊动厉恒跟弗丽达。

两个爸爸加急赶往了警局。

在路上,厉晟收到了小鹿发来的消息。

小鹿:“[照片]”

小鹿:“我的粉丝今天拍到了一个一个小汽车,这是圆圆的吗?”

小鹿发来的照片,上面没有凤圆跟秦浔在。

两个小家伙当时停了车,自己去捡破烂了。

而他留下的车,被人拍了照片。

车上的小兵圆圆破烂回收这几个字,字体歪歪扭扭,又大又显眼!

作者有话要说

来啦!

——感谢在2024-06-2815:59:26~2024-06-2822:07:5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~

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:橙子味的添福啵啵啵28瓶;必上必上必上岸21瓶;drea11瓶;想吃草莓沙冰、annabel要加油10瓶;冰糖炖雪梨5瓶;太阳早上好3瓶;jevaisbien2瓶;清柠、尼古拉斯大雕·张、321、桃子家的阿狸、生命线、莫尼、seven枫、身体力行上自习、肖知安、童话朱、走错路得猪、33520105、贰拾贰、504056991瓶;

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,我会继续努力的!

采采:

:,

:,

:,

:,

:,

:,

希望你也喜欢

小汽车东绕西拐,足足开了一个多小时,才终于抵达锦江小区。

老板姐姐就住在这个小区里。

她住在17号楼1单元1楼。

这个准确的地址,是一家花店的老板告诉凤圆的,花店老板最近也去过宠物店,感觉情况有点不对劲儿。

她跟宠物店老板的关系,算不上朋友,但彼此都有联系方式,平时没什么事儿会去对方的店里坐一坐,闲聊一会儿。

花店老板给宠物店老板发的消息,最近一直没被回复。

她在跟凤圆说了地址后,还叮嘱了凤圆,不要跟别人说,是她给的地址。

秦浔当时就点了头,对她保证道:“我们知道怎么说。()?()”

秦浔长了一张很让人放心的小脸。

他保证完,花店的老板松了口气。

锦江小区算是一个中规中矩的小区,小区的设施正常,绿化也还可以。

但可能是因为物业不作为,小区的摄像头坏了三个月也没人修,看门的更是两个身子都有点挺不直的老大爷。

小区的门有门禁,但忘带门禁的人总是会叫大爷开门。

大爷一来二去搞烦了,索性直接敞着门,谁想进谁,谁想出谁出。

大爷这有点不太负责的行为,让凤圆跟秦浔这回得了便利。

他们一个开车,一个坐车。

蓝色的贴了卡图图贴纸的四轮小汽车,嗖地一下穿过大门,开进了小区里。

等小汽车的车屁股都看不见了,两个大爷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。

“刚才那个小车,那个小兵回收……是咱们小区的吗?()?()”

“不是吧,我没见过。()?()”

“是收破烂的吗?怎么小孩也出?@?@??()?()”

“不知道。”

两个大爷坐在椅子上嘀咕着。

他们嘀咕了半天,也没嘀咕出个什么结果来。

而与此同时,通过向小区阿姨们问路的凤圆,成功找到了17号楼1单元。

他们找到1楼东户,敲起了门。

“砰砰砰——”

凤圆抡着小拳头,把门敲的响极了。

一开始没人来开门。

凤圆没放弃,他的小拳头砸门都砸红了,终于,听到了脚步声。

一个烫着卷发,看着得有四五十的女人,过来开的门。

对方一脸的不耐烦,说话也难听。

“敲敲敲,你是家里死人了来哭丧吗,敲的这么勤!”

这话的难听程度,让秦浔都骤然沉了小脸。

凤圆也很气。

但他攥着小拳头,硬生生克制住了自己的愤怒。

他指指不远处自己小车上的牌子。

“小兵圆圆破烂回收,奶奶,你家里有破烂要卖吗?我们可以给多多的钱哦。”

在凤圆的话说完后,秦浔还故意拿出了一沓整百的红票子。

秦浔在旁边补充道:“我们幼儿园在做实践,我们想体验一下回收破烂的生活。”

从秦浔露出那一沓红票子起,刚才还满脸不耐烦的女人,眼里就冒起了精光。

她重新且仔细的又打量了一下面前的两个小孩儿。

两个小孩细皮嫩肉的,都长得比电视里的娃娃还要好看。

门口停着的小汽车,这小区里也有一辆类似的。

那个宝妈自打给儿子买了这辆车后,就明里暗里的强调了这种车的价格极高。

女人看完车,又看了看两个孩子身上的衣服。

这衣服看着就不便宜!

在打量了片刻后,女人的脸上挂起了笑。

她热情的招呼了两个小家伙进门。

“我家里正好有点破烂要卖,我收拾收拾卖给你们俩算了。对了,你们几岁了呀?在上学吗?”

凤圆进了门,一边在屋里查看着,一边回道:“我三岁了,在上幼儿园。”

“哇,已经在上幼儿园了呀。”

女人收拾着家里的破烂,看凤圆在家里乱走,还走到了一个房间门前,她神情突然变了变。

“小朋友,快过来,那个屋是我儿媳住的,她在休息,你别把她吵醒了,她脾气不好。”

女人说着,就来拉凤圆。

凤圆不等她拉,就自己退开了:“我不进去呀。”

看凤圆这么乖,女人也再次放松下来。

秦浔碰了碰凤圆的胳膊。

两小只不需要说什么话,下一秒,凤圆就跑到了女人跟前。

他跟女人一起去了阳台收拾。

“奶奶,这个是猫爬架吗?你卖吗?我想买。”

“卖是可以卖,就是我这个比较贵,我这可是进口货。”

“小朋友,你能买得起吗?”

凤圆拍拍胸口,壕气道:“能呀,我有好多钱钱!你帮我把它拆开,我要装在车车里。”

“行,看在你这么喜欢的份上,奶奶卖给你。对了,你身上有多少钱呀?”

凤圆摇摇头:“我没有数。”

他早看出了这个奶奶很贪财,所以,他一脸老实相的比划了一下。

“圆圆有钱,这么大的书包里,都是钱钱。”

凤圆的小书包,是短暂的装过一书包的钱。

那一书包钱早让他花光了,现在他继续拿这个糊弄着面前的奶奶。

“一书包的钱啊,都是红色的吗?一百的?”

“对。”

“那够了。”

女人压下心头的激动,她估摸了一下一书包钱得有多少。

然后,她提了个自己想要的数量。

“你把这一书包钱,装一小点,就是装个一小半,来给奶奶,奶奶就把这个给你。好不好?”

“好。奶奶先帮我拆呀!”

凤圆继续要求着她拆猫爬架。

这个放在阳台的猫爬架,有点大。要是真拆起来,着实会费点功夫。

但为了半书包的钱,女人也是拼了。

她卖力地拆起了这个大猫爬架,凤圆在旁边跟她说着话。

凤圆奶音叭叭的,说起来没完没了。

女人本话,可想而知拆的有多慢。

好几次女人的暴脾气上来,都想骂这小孩儿闭嘴。

但想想小孩的钱,她又把脏话咽了回去。

就在凤圆陪着女人拆猫爬架时,秦浔已经拿起刚才在屋子里找到的螺丝刀,卸起了房间的门锁。

他的动作很快。

没多久,房间的门锁被拆掉。

秦浔顺利地走了进去。

一进去,他就看见了被绑住手脚,还用胶带贴住了嘴的老板姐姐。

秦浔没有立马去解老板姐姐的绳子。

他花了两秒钟,先打开了电话手表的录像功能。

在打开录像功能后,他这才解开了绑着老板姐姐的绳子,又撕开了老板姐姐嘴上的胶布。

“小浔。”

“嘘,别出声,圆圆在阳台拖延时间,我们先出去。”

“好。”

他们要出大门,肯定要经过阳台。

秦浔让老板姐姐跟在自己身后。

他先走出来,喊了一声凤圆:“圆圆,我们车上还有东西,我不在这里等你了,我先去看着车。”

凤圆点点头:“好呀。”

他们俩的对话,没有引起女人的怀疑。

女人还在忙碌着。

她正忙着,凤圆凑过去,假装去看她的进度,实则把她用来拆猫爬架的工具,给撞掉了。

工具往前滚了滚。

女人看着往阳台洗手台滚去的工具,一怒之下,怒了一下。

她在心里骂骂咧咧的,嘴上硬是都憋了回去。

而就在她趴着地上捡东西时,秦浔拉着身后的老板姐姐,快速出了家门。

老板姐姐的双腿都在发软。

要不是牵着她的那只小手很有力量,她感觉她根本走不出这间房。

“好了。”

两人一出去,秦浔就安慰她道:“我们出来了。”

老板姐姐站在外面,看着外面的景色,骤然哭了出来。

秦浔打了110。

他刚打完110,屋子里的女人不知怎么的,就突然意识到了不对。

她大步从阳台上走出来,走到了房间门口。

在看见被破坏的门锁,还有空荡荡的房间后,女人愤怒的不行。

她意识到自己被骗了。

就在她转身想找凤圆算账,以及出去找人时,凤圆的小身影正好偷偷摸摸往外溜。

一大一小的目光对上。

下一秒,凤圆撒腿就跑。

“小兔崽子,你给我站住!你们敢耍老娘!你们跟易春是一伙的!”

易春,就是凤圆跟秦浔的老板姐姐。

女人一脸凶神恶煞的撵过来。

凤圆迈着小短腿,在冲出来后,立马坐到了自己的车车上。

在他的车上,秦浔已经坐到了副驾驶。

易春也坐到了后排。

还好这是个豪华版的四座小汽车,现在坐了三个人,也完全能坐下。

凤圆开小汽车开的很熟练。

他踩着油门,嗖地一下跑了。

小汽车的速度不是很快,女人要是直线追,也是能追上的。

可凤圆会绕圈。

他把小车车开的绕极了,女人好几次想直接扑到车上,都没扑成功。

“圆圆,再拖一会儿,警察马上就要来了。”

“圆圆收到!”

此刻的凤圆,小胖脸正义凛然,宛若一个小英雄。

秦浔报警时说的严重,他说了故意伤害,还有囚禁等等。

所以,警察来的也快。

好几辆警车都到了,警车在到的时候,刚好还目睹了凤圆开小汽车撞人的画面。

由于女人拿东西砸车,凤圆想要自卫总不可能下去跟她打架。

为了保护自己,也为了保护老板姐姐……

凤圆直接对着女人撞了过去。

他这个小汽车,本质上还是个小玩具车。

所以哪怕他用最高码撞人,都根本撞不坏人。

女人被撞到,连倒地都没倒地。

“敢撞我!你也不打听打听我王花是谁!你这么大的兔崽子,老娘弄死的都有,你还敢撞我!”

女人生龙活虎的,看着再撞几下也没事。

就在场上乱着时,警车直接插到了他们中间。

“都停下!”

警察从警车车下来。

正情绪上头的王花,看见警察来了也不怕。

她还想来抓凤圆。

但警察直接攥住了她的手腕,让她动弹不得。

“当着警察的面打人,你眼里还有没有法律了!”

王花被警察训斥,脑子总算稍微冷静了点。

她这一冷静,就直接来了个恶人先告状。

“这两个小孩闯到我家,拆了我的门锁,把我儿媳妇拐走,你们警察来的正好,我要求赔偿!”

王花的话刚说完,易春就强忍着眼泪打断了她。

“她胡说。”

“我跟他儿子没有结婚!我们只是谈了恋爱!在我跟她儿子分手后,她们母子俩来到我家,把我囚禁在家里,没收了我的手机,不让我出门。”

“她想让我跟她儿子领证,我不同意,她就把我关在房间里,让我生孩子。”

“她说生了孩子我就老实了。”

易春的解释,让出警的女警官都绷紧了脸。

女警官走过来扶住易春,轻声安抚着她。

“不要怕,有我们警察在,一定会还你公道的。”

易春要去医院做身体鉴定。

王花跟她儿子,全被带上了警车。

凤圆跟秦浔也参与了进来,所以他们俩也要去。

王花是从大山的某个村子里来的,她不知道是真不懂法,还是胆子太大,所以对法律无所畏惧。

都坐到警车上了,她还在跟警察一个劲的重复这是家事。

“你们把这俩小孩抓住,让他们赔我门就行了,抓我干什么?”

“易春跟我儿子是两口子,两口子之间的事,跟你们警察没关系。”

王花唠唠叨叨的,跟她一起坐到了警车上的秦浔,忽地淡淡道:“他们没有领证,不是夫妻关系。”

“她的房子不是你的,她的人也不是你的。”

“你们占了她的房子,还伤害她,你们犯罪了。”

“你们会坐牢的。”

秦浔最后一句话,让王花嗤笑了声。

“你个小兔崽子懂什么,易春之前就跟我儿子同居过,他们都住一起了,就是两口子。”

“我儿子绑着她生儿子,这是天经地义的事儿。”

“还什么伤害不伤害的,丈夫就算打了老婆,也是正常的。”

王花这逆天发言,让车里的男警察也坐不住了。

“你不要胡说!在任何时候,暴力行为都是犯罪!”

“你儿子还没跟人结婚,他做的事就是犯罪!”

警察对这个极品母亲,已经不想说什么了。

他只想快点回警局,对这母子俩录口供,然后关押。

等医院那边的鉴定出来,这母子俩就等着被判刑吧!

警察们的态度,让王花渐渐的嗅到了一丝不对。

“你们,你们真想拉我去坐牢?!”

王花坐了一路的警车,在警察终于要停到警局后,她才后知后觉的意识到了不秒。

她的后背生出了一层寒意,人也终于知道怕了。

“我不去警察局,我要回家!”

王花扒拉着车门不下车,在另一辆车上的王辉看见这一幕,直接冲了过来。

他似乎是知道母亲的德性。

所以在冲上话了没有?!”

如果他妈什么都没说,他还能在狡辩挣扎一下。

但如果他妈乱说了什么话……

警车里都是有监控和录音的,这些话也都会被当作证据!

王辉死死盯着母亲,想从母亲嘴里听到答案。

被儿子这么逼问着,王花心虚地别过了脸。

王辉看到她这个反应,一瞬间心如死灰。

他怕是要完了!

早知道会有今天,他就不该把他妈接过来跟易春见面。

易春是个独生女,她的爸妈没了,死之前给她留了房车还留了钱,留了店。

他本来可以拿到这一切的!

就是因为他妈的出现,让易春坚决的跟他分了手。

他当时也是急昏了头,所以真听了他妈的,想把易春关在家里生孩子。

他们村里有这样的例子。

有些家里带回来的女人不听话,让她生个孩子,就能把她拴住了。

易春的这起案子,警局审了一上午。

他们重点审了王花。

而这起案子越审越可怕,审到最后,还牵扯到了王家村里的拐卖情况。

王花更背了一个命案,她重男轻女,为了要儿子,曾经溺死过自己的女儿。

这案子一时半会儿难以结束。

而这起案子的小功臣凤圆还有秦浔,在警局录完了口供后,就被警察打电话叫了家长。

凤圆跟秦浔都太小了,两个孩子是需要监护人来接的。

凤祈接电话时,没听清警察的话,只听到了儿子在警局录什么口供。

等电话结束,凤祈差点两眼一抹黑。

“圆圆这又干了什么!”

怎么这回干到警局去了?!

凤祈扯上厉晟,没敢惊动厉恒跟弗丽达。

两个爸爸加急赶往了警局。

在路上,厉晟收到了小鹿发来的消息。

小鹿:“[照片]”

小鹿:“我的粉丝今天拍到了一个一个小汽车,这是圆圆的吗?”

小鹿发来的照片,上面没有凤圆跟秦浔在。

两个小家伙当时停了车,自己去捡破烂了。

而他留下的车,被人拍了照片。

车上的小兵圆圆破烂回收这几个字,字体歪歪扭扭,又大又显眼!

作者有话要说

来啦!

——感谢在2024-06-2815:59:26~2024-06-2822:07:5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~

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:橙子味的添福啵啵啵28瓶;必上必上必上岸21瓶;drea11瓶;想吃草莓沙冰、annabel要加油10瓶;冰糖炖雪梨5瓶;太阳早上好3瓶;jevaisbien2瓶;清柠、尼古拉斯大雕·张、321、桃子家的阿狸、生命线、莫尼、seven枫、身体力行上自习、肖知安、童话朱、走错路得猪、33520105、贰拾贰、504056991瓶;

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,我会继续努力的!

采采:

:,

:,

:,

:,

:,

:,

希望你也喜欢

小汽车东绕西拐,足足开了一个多小时,才终于抵达锦江小区。

老板姐姐就住在这个小区里。

她住在17号楼1单元1楼。

这个准确的地址,是一家花店的老板告诉凤圆的,花店老板最近也去过宠物店,感觉情况有点不对劲儿。

她跟宠物店老板的关系,算不上朋友,但彼此都有联系方式,平时没什么事儿会去对方的店里坐一坐,闲聊一会儿。

花店老板给宠物店老板发的消息,最近一直没被回复。

她在跟凤圆说了地址后,还叮嘱了凤圆,不要跟别人说,是她给的地址。

秦浔当时就点了头,对她保证道:“我们知道怎么说。()?()”

秦浔长了一张很让人放心的小脸。

他保证完,花店的老板松了口气。

锦江小区算是一个中规中矩的小区,小区的设施正常,绿化也还可以。

但可能是因为物业不作为,小区的摄像头坏了三个月也没人修,看门的更是两个身子都有点挺不直的老大爷。

小区的门有门禁,但忘带门禁的人总是会叫大爷开门。

大爷一来二去搞烦了,索性直接敞着门,谁想进谁,谁想出谁出。

大爷这有点不太负责的行为,让凤圆跟秦浔这回得了便利。

他们一个开车,一个坐车。

蓝色的贴了卡图图贴纸的四轮小汽车,嗖地一下穿过大门,开进了小区里。

等小汽车的车屁股都看不见了,两个大爷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。

“刚才那个小车,那个小兵回收……是咱们小区的吗?()?()”

“不是吧,我没见过。?()_[(.)]???+?+??()?()”

“是收破烂的吗?怎么小孩也出来收破烂了?()?()”

“不知道。”

两个大爷坐在椅子上嘀咕着。

他们嘀咕了半天,也没嘀咕出个什么结果来。

而与此同时,通过向小区阿姨们问路的凤圆,成功找到了17号楼1单元。

他们找到1楼东户,敲起了门。

“砰砰砰——”

凤圆抡着小拳头,把门敲的响极了。

一开始没人来开门。

凤圆没放弃,他的小拳头砸门都砸红了,终于,听到了脚步声。

一个烫着卷发,看着得有四五十的女人,过来开的门。

对方一脸的不耐烦,说话也难听。

“敲敲敲,你是家里死人了来哭丧吗,敲的这么勤!”

这话的难听程度,让秦浔都骤然沉了小脸。

凤圆也很气。

但他攥着小拳头,硬生生克制住了自己的愤怒。

他指指不远处自己小车上的牌子。

“小兵圆圆破烂回收,奶奶,你家里有破烂要卖吗?我们可以给多多的钱哦。”

在凤圆的话说完后,秦浔还故意拿出了一沓整百的红票子。

秦浔在旁边补充道:“我们幼儿园在做实践,我们想体验一下回收破烂的生活。”

从秦浔露出那一沓红票子起,刚才还满脸不耐烦的女人,眼里就冒起了精光。

她重新且仔细的又打量了一下面前的两个小孩儿。

两个小孩细皮嫩肉的,都长得比电视里的娃娃还要好看。

门口停着的小汽车,这小区里也有一辆类似的。

那个宝妈自打给儿子买了这辆车后,就明里暗里的强调了这种车的价格极高。

女人看完车,又看了看两个孩子身上的衣服。

这衣服看着就不便宜!

在打量了片刻后,女人的脸上挂起了笑。

她热情的招呼了两个小家伙进门。

“我家里正好有点破烂要卖,我收拾收拾卖给你们俩算了。对了,你们几岁了呀?在上学吗?”

凤圆进了门,一边在屋里查看着,一边回道:“我三岁了,在上幼儿园。”

“哇,已经在上幼儿园了呀。”

女人收拾着家里的破烂,看凤圆在家里乱走,还走到了一个房间门前,她神情突然变了变。

“小朋友,快过来,那个屋是我儿媳住的,她在休息,你别把她吵醒了,她脾气不好。”

女人说着,就来拉凤圆。

凤圆不等她拉,就自己退开了:“我不进去呀。”

看凤圆这么乖,女人也再次放松下来。

秦浔碰了碰凤圆的胳膊。

两小只不需要说什么话,下一秒,凤圆就跑到了女人跟前。

他跟女人一起去了阳台收拾。

“奶奶,这个是猫爬架吗?你卖吗?我想买。”

“卖是可以卖,就是我这个比较贵,我这可是进口货。”

“小朋友,你能买得起吗?”

凤圆拍拍胸口,壕气道:“能呀,我有好多钱钱!你帮我把它拆开,我要装在车车里。”

“行,看在你这么喜欢的份上,奶奶卖给你。对了,你身上有多少钱呀?”

凤圆摇摇头:“我没有数。”

他早看出了这个奶奶很贪财,所以,他一脸老实相的比划了一下。

“圆圆有钱,这么大的书包里,都是钱钱。”

凤圆的小书包,是短暂的装过一书包的钱。

那一书包钱早让他花光了,现在他继续拿这个糊弄着面前的奶奶。

“一书包的钱啊,都是红色的吗?一百的?”

“对。”

“那够了。”

女人压下心头的激动,她估摸了一下一书包钱得有多少。

然后,她提了个自己想要的数量。

“你把这一书包钱,装一小点,就是装个一小半,来给奶奶,奶奶就把这个给你。好不好?”

“好。奶奶先帮我拆呀!”

凤圆继续要求着她拆猫爬架。

这个放在阳台的猫爬架,有点大。要是真拆起来,着实会费点功夫。

但为了半书包的钱,女人也是拼了。

她卖力地拆起了这个大猫爬架,凤圆在旁边跟她说着话。

凤圆奶音叭叭的,说起来没完没了。

女人本话,可想而知拆的有多慢。

好几次女人的暴脾气上来,都想骂这小孩儿闭嘴。

但想想小孩的钱,她又把脏话咽了回去。

就在凤圆陪着女人拆猫爬架时,秦浔已经拿起刚才在屋子里找到的螺丝刀,卸起了房间的门锁。

他的动作很快。

没多久,房间的门锁被拆掉。

秦浔顺利地走了进去。

一进去,他就看见了被绑住手脚,还用胶带贴住了嘴的老板姐姐。

秦浔没有立马去解老板姐姐的绳子。

他花了两秒钟,先打开了电话手表的录像功能。

在打开录像功能后,他这才解开了绑着老板姐姐的绳子,又撕开了老板姐姐嘴上的胶布。

“小浔。”

“嘘,别出声,圆圆在阳台拖延时间,我们先出去。”

“好。”

他们要出大门,肯定要经过阳台。

秦浔让老板姐姐跟在自己身后。

他先走出来,喊了一声凤圆:“圆圆,我们车上还有东西,我不在这里等你了,我先去看着车。”

凤圆点点头:“好呀。”

他们俩的对话,没有引起女人的怀疑。

女人还在忙碌着。

她正忙着,凤圆凑过去,假装去看她的进度,实则把她用来拆猫爬架的工具,给撞掉了。

工具往前滚了滚。

女人看着往阳台洗手台滚去的工具,一怒之下,怒了一下。

她在心里骂骂咧咧的,嘴上硬是都憋了回去。

而就在她趴着地上捡东西时,秦浔拉着身后的老板姐姐,快速出了家门。

老板姐姐的双腿都在发软。

要不是牵着她的那只小手很有力量,她感觉她根本走不出这间房。

“好了。”

两人一出去,秦浔就安慰她道:“我们出来了。”

老板姐姐站在外面,看着外面的景色,骤然哭了出来。

秦浔打了110。

他刚打完110,屋子里的女人不知怎么的,就突然意识到了不对。

她大步从阳台上走出来,走到了房间门口。

在看见被破坏的门锁,还有空荡荡的房间后,女人愤怒的不行。

她意识到自己被骗了。

就在她转身想找凤圆算账,以及出去找人时,凤圆的小身影正好偷偷摸摸往外溜。

一大一小的目光对上。

下一秒,凤圆撒腿就跑。

“小兔崽子,你给我站住!你们敢耍老娘!你们跟易春是一伙的!”

易春,就是凤圆跟秦浔的老板姐姐。

女人一脸凶神恶煞的撵过来。

凤圆迈着小短腿,在冲出来后,立马坐到了自己的车车上。

在他的车上,秦浔已经坐到了副驾驶。

易春也坐到了后排。

还好这是个豪华版的四座小汽车,现在坐了三个人,也完全能坐下。

凤圆开小汽车开的很熟练。

他踩着油门,嗖地一下跑了。

小汽车的速度不是很快,女人要是直线追,也是能追上的。

可凤圆会绕圈。

他把小车车开的绕极了,女人好几次想直接扑到车上,都没扑成功。

“圆圆,再拖一会儿,警察马上就要来了。”

“圆圆收到!”

此刻的凤圆,小胖脸正义凛然,宛若一个小英雄。

秦浔报警时说的严重,他说了故意伤害,还有囚禁等等。

所以,警察来的也快。

好几辆警车都到了,警车在到的时候,刚好还目睹了凤圆开小汽车撞人的画面。

由于女人拿东西砸车,凤圆想要自卫总不可能下去跟她打架。

为了保护自己,也为了保护老板姐姐……

凤圆直接对着女人撞了过去。

他这个小汽车,本质上还是个小玩具车。

所以哪怕他用最高码撞人,都根本撞不坏人。

女人被撞到,连倒地都没倒地。

“敢撞我!你也不打听打听我王花是谁!你这么大的兔崽子,老娘弄死的都有,你还敢撞我!”

女人生龙活虎的,看着再撞几下也没事。

就在场上乱着时,警车直接插到了他们中间。

“都停下!”

警察从警车车下来。

正情绪上头的王花,看见警察来了也不怕。

她还想来抓凤圆。

但警察直接攥住了她的手腕,让她动弹不得。

“当着警察的面打人,你眼里还有没有法律了!”

王花被警察训斥,脑子总算稍微冷静了点。

她这一冷静,就直接来了个恶人先告状。

“这两个小孩闯到我家,拆了我的门锁,把我儿媳妇拐走,你们警察来的正好,我要求赔偿!”

王花的话刚说完,易春就强忍着眼泪打断了她。

“她胡说。”

“我跟他儿子没有结婚!我们只是谈了恋爱!在我跟她儿子分手后,她们母子俩来到我家,把我囚禁在家里,没收了我的手机,不让我出门。”

“她想让我跟她儿子领证,我不同意,她就把我关在房间里,让我生孩子。”

“她说生了孩子我就老实了。”

易春的解释,让出警的女警官都绷紧了脸。

女警官走过来扶住易春,轻声安抚着她。

“不要怕,有我们警察在,一定会还你公道的。”

易春要去医院做身体鉴定。

王花跟她儿子,全被带上了警车。

凤圆跟秦浔也参与了进来,所以他们俩也要去。

王花是从大山的某个村子里来的,她不知道是真不懂法,还是胆子太大,所以对法律无所畏惧。

都坐到警车上了,她还在跟警察一个劲的重复这是家事。

“你们把这俩小孩抓住,让他们赔我门就行了,抓我干什么?”

“易春跟我儿子是两口子,两口子之间的事,跟你们警察没关系。”

王花唠唠叨叨的,跟她一起坐到了警车上的秦浔,忽地淡淡道:“他们没有领证,不是夫妻关系。”

“她的房子不是你的,她的人也不是你的。”

“你们占了她的房子,还伤害她,你们犯罪了。”

“你们会坐牢的。”

秦浔最后一句话,让王花嗤笑了声。

“你个小兔崽子懂什么,易春之前就跟我儿子同居过,他们都住一起了,就是两口子。”

“我儿子绑着她生儿子,这是天经地义的事儿。”

“还什么伤害不伤害的,丈夫就算打了老婆,也是正常的。”

王花这逆天发言,让车里的男警察也坐不住了。

“你不要胡说!在任何时候,暴力行为都是犯罪!”

“你儿子还没跟人结婚,他做的事就是犯罪!”

警察对这个极品母亲,已经不想说什么了。

他只想快点回警局,对这母子俩录口供,然后关押。

等医院那边的鉴定出来,这母子俩就等着被判刑吧!

警察们的态度,让王花渐渐的嗅到了一丝不对。

“你们,你们真想拉我去坐牢?!”

王花坐了一路的警车,在警察终于要停到警局后,她才后知后觉的意识到了不秒。

她的后背生出了一层寒意,人也终于知道怕了。

“我不去警察局,我要回家!”

王花扒拉着车门不下车,在另一辆车上的王辉看见这一幕,直接冲了过来。

他似乎是知道母亲的德性。

所以在冲上话了没有?!”

如果他妈什么都没说,他还能在狡辩挣扎一下。

但如果他妈乱说了什么话……

警车里都是有监控和录音的,这些话也都会被当作证据!

王辉死死盯着母亲,想从母亲嘴里听到答案。

被儿子这么逼问着,王花心虚地别过了脸。

王辉看到她这个反应,一瞬间心如死灰。

他怕是要完了!

早知道会有今天,他就不该把他妈接过来跟易春见面。

易春是个独生女,她的爸妈没了,死之前给她留了房车还留了钱,留了店。

他本来可以拿到这一切的!

就是因为他妈的出现,让易春坚决的跟他分了手。

他当时也是急昏了头,所以真听了他妈的,想把易春关在家里生孩子。

他们村里有这样的例子。

有些家里带回来的女人不听话,让她生个孩子,就能把她拴住了。

易春的这起案子,警局审了一上午。

他们重点审了王花。

而这起案子越审越可怕,审到最后,还牵扯到了王家村里的拐卖情况。

王花更背了一个命案,她重男轻女,为了要儿子,曾经溺死过自己的女儿。

这案子一时半会儿难以结束。

而这起案子的小功臣凤圆还有秦浔,在警局录完了口供后,就被警察打电话叫了家长。

凤圆跟秦浔都太小了,两个孩子是需要监护人来接的。

凤祈接电话时,没听清警察的话,只听到了儿子在警局录什么口供。

等电话结束,凤祈差点两眼一抹黑。

“圆圆这又干了什么!”

怎么这回干到警局去了?!

凤祈扯上厉晟,没敢惊动厉恒跟弗丽达。

两个爸爸加急赶往了警局。

在路上,厉晟收到了小鹿发来的消息。

小鹿:“[照片]”

小鹿:“我的粉丝今天拍到了一个一个小汽车,这是圆圆的吗?”

小鹿发来的照片,上面没有凤圆跟秦浔在。

两个小家伙当时停了车,自己去捡破烂了。

而他留下的车,被人拍了照片。

车上的小兵圆圆破烂回收这几个字,字体歪歪扭扭,又大又显眼!

作者有话要说

来啦!

——感谢在2024-06-2815:59:26~2024-06-2822:07:5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~

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:橙子味的添福啵啵啵28瓶;必上必上必上岸21瓶;drea11瓶;想吃草莓沙冰、annabel要加油10瓶;冰糖炖雪梨5瓶;太阳早上好3瓶;jevaisbien2瓶;清柠、尼古拉斯大雕·张、321、桃子家的阿狸、生命线、莫尼、seven枫、身体力行上自习、肖知安、童话朱、走错路得猪、33520105、贰拾贰、504056991瓶;

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,我会继续努力的!

采采:

:,

:,

:,

:,

:,

:,

希望你也喜欢

小汽车东绕西拐,足足开了一个多小时▽()_[(.)]▽ツ▽♀?♀?▽()?(),

才终于抵达锦江小区。

老板姐姐就住在这个小区里。

她住在17号楼1单元1楼。

这个准确的地址()?(),

是一家花店的老板告诉凤圆的,花店老板最近也去过宠物店,感觉情况有点不对劲儿。

她跟宠物店老板的关系,算不上朋友,但彼此都有联系方式()?(),

平时没什么事儿会去对方的店里坐一坐,闲聊一会儿。

花店老板给宠物店老板发的消息()?(),

最近一直没被回复。

她在跟凤圆说了地址后,还叮嘱了凤圆,不要跟别人说,是她给的地址。

秦浔当时就点了头,对她保证道:“我们知道怎么说。”

秦浔长了一张很让人放心的小脸。

他保证完,花店的老板松了口气。

锦江小区算是一个中规中矩的小区,小区的设施正常,绿化也还可以。

但可能是因为物业不作为,小区的摄像头坏了三个月也没人修,看门的更是两个身子都有点挺不直的老大爷。

小区的门有门禁,但忘带门禁的人总是会叫大爷开门。

大爷一来二去搞烦了,索性直接敞着门,谁想进谁,谁想出谁出。

大爷这有点不太负责的行为,让凤圆跟秦浔这回得了便利。

他们一个开车,一个坐车。

蓝色的贴了卡图图贴纸的四轮小汽车,嗖地一下穿过大门,开进了小区里。

等小汽车的车屁股都看不见了,两个大爷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。

“刚才那个小车,那个小兵回收……是咱们小区的吗?”

“不是吧,我没见过。”

“是收破烂的吗?怎么小孩也出来收破烂了?”

“不知道。”

两个大爷坐在椅子上嘀咕着。

他们嘀咕了半天,也没嘀咕出个什么结果来。

而与此同时,通过向小区阿姨们问路的凤圆,成功找到了17号楼1单元。

他们找到1楼东户,敲起了门。

“砰砰砰——”

凤圆抡着小拳头,把门敲的响极了。

一开始没人来开门。

凤圆没放弃,他的小拳头砸门都砸红了,终于,听到了脚步声。

一个烫着卷发,看着得有四五十的女人,过来开的门。

对方一脸的不耐烦,说话也难听。

“敲敲敲,你是家里死人了来哭丧吗,敲的这么勤!”

这话的难听程度,让秦浔都骤然沉了小脸。

凤圆也很气。

但他攥着小拳头,硬生生克制住了自己的愤怒。

他指指不远处自己小车上的牌子。

“小兵圆圆破烂回收,奶奶,你家里有破烂要卖吗?我们可以给多多的钱哦。”

在凤圆的话说完后,秦浔还故意拿出了一沓整百的红票子。

秦浔在旁边补充道:“我们幼儿园在做实践,我们想体验一下回收破烂的生活。”

从秦浔露出那一沓红票子起,刚才还满脸不耐烦的女人,眼里就冒起了精光。

她重新且仔细的又打量了一下面前的两个小孩儿。

两个小孩细皮嫩肉的,都长得比电视里的娃娃还要好看。

门口停着的小汽车,这小区里也有一辆类似的。

那个宝妈自打给儿子买了这辆车后,就明里暗里的强调了这种车的价格极高。

女人看完车,又看了看两个孩子身上的衣服。

这衣服看着就不便宜!

在打量了片刻后,女人的脸上挂起了笑。

她热情的招呼了两个小家伙进门。

“我家里正好有点破烂要卖,我收拾收拾卖给你们俩算了。对了,你们几岁了呀?在上学吗?”

凤圆进了门,一边在屋里查看着,一边回道:“我三岁了,在上幼儿园。”

“哇,已经在上幼儿园了呀。”

女人收拾着家里的破烂,看凤圆在家里乱走,还走到了一个房间门前,她神情突然变了变。

“小朋友,快过来,那个屋是我儿媳住的,她在休息,你别把她吵醒了,她脾气不好。”

女人说着,就来拉凤圆。

凤圆不等她拉,就自己退开了:“我不进去呀。”

看凤圆这么乖,女人也再次放松下来。

秦浔碰了碰凤圆的胳膊。

两小只不需要说什么话,下一秒,凤圆就跑到了女人跟前。

他跟女人一起去了阳台收拾。

“奶奶,这个是猫爬架吗?你卖吗?我想买。”

“卖是可以卖,就是我这个比较贵,我这可是进口货。”

“小朋友,你能买得起吗?”

凤圆拍拍胸口,壕气道:“能呀,我有好多钱钱!你帮我把它拆开,我要装在车车里。”

“行,看在你这么喜欢的份上,奶奶卖给你。对了,你身上有多少钱呀?”

凤圆摇摇头:“我没有数。”

他早看出了这个奶奶很贪财,所以,他一脸老实相的比划了一下。

“圆圆有钱,这么大的书包里,都是钱钱。”

凤圆的小书包,是短暂的装过一书包的钱。

那一书包钱早让他花光了,现在他继续拿这个糊弄着面前的奶奶。

“一书包的钱啊,都是红色的吗?一百的?”

“对。”

“那够了。”

女人压下心头的激动,她估摸了一下一书包钱得有多少。

然后,她提了个自己想要的数量。

“你把这一书包钱,装一小点,就是装个一小半,来给奶奶,奶奶就把这个给你。好不好?”

“好。奶奶先帮我拆呀!”

凤圆继续要求着她拆猫爬架。

这个放在阳台的猫爬架,有点大。要是真拆起来,着实会费点功夫。

但为了半书包的钱,女人也是拼了。

她卖力地拆起了这个大猫爬架,凤圆在旁边跟她说着话。

凤圆奶音叭叭的,说起来没完没了。

女人本话,可想而知拆的有多慢。

好几次女人的暴脾气上来,都想骂这小孩儿闭嘴。

但想想小孩的钱,她又把脏话咽了回去。

就在凤圆陪着女人拆猫爬架时,秦浔已经拿起刚才在屋子里找到的螺丝刀,卸起了房间的门锁。

他的动作很快。

没多久,房间的门锁被拆掉。

秦浔顺利地走了进去。

一进去,他就看见了被绑住手脚,还用胶带贴住了嘴的老板姐姐。

秦浔没有立马去解老板姐姐的绳子。

他花了两秒钟,先打开了电话手表的录像功能。

在打开录像功能后,他这才解开了绑着老板姐姐的绳子,又撕开了老板姐姐嘴上的胶布。

“小浔。”

“嘘,别出声,圆圆在阳台拖延时间,我们先出去。”

“好。”

他们要出大门,肯定要经过阳台。

秦浔让老板姐姐跟在自己身后。

他先走出来,喊了一声凤圆:“圆圆,我们车上还有东西,我不在这里等你了,我先去看着车。”

凤圆点点头:“好呀。”

他们俩的对话,没有引起女人的怀疑。

女人还在忙碌着。

她正忙着,凤圆凑过去,假装去看她的进度,实则把她用来拆猫爬架的工具,给撞掉了。

工具往前滚了滚。

女人看着往阳台洗手台滚去的工具,一怒之下,怒了一下。

她在心里骂骂咧咧的,嘴上硬是都憋了回去。

而就在她趴着地上捡东西时,秦浔拉着身后的老板姐姐,快速出了家门。

老板姐姐的双腿都在发软。

要不是牵着她的那只小手很有力量,她感觉她根本走不出这间房。

“好了。”

两人一出去,秦浔就安慰她道:“我们出来了。”

老板姐姐站在外面,看着外面的景色,骤然哭了出来。

秦浔打了110。

他刚打完110,屋子里的女人不知怎么的,就突然意识到了不对。

她大步从阳台上走出来,走到了房间门口。

在看见被破坏的门锁,还有空荡荡的房间后,女人愤怒的不行。

她意识到自己被骗了。

就在她转身想找凤圆算账,以及出去找人时,凤圆的小身影正好偷偷摸摸往外溜。

一大一小的目光对上。

下一秒,凤圆撒腿就跑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不想错过《小凤凰他又在找爹》更新?安装新天禧小说网专用APP,作者更新立即推送!终生免费,永无广告!

放弃 立即下载
书页 目录
新书推荐:时空穿越,位面太多现在有点忙 御兽:最终神座 风起斟鄩 我的祖传菜刀 躺平勾栏听曲,系统急了 和超算一起穿越 王者荣耀之神明纪元 魔头修仙:我有炉鼎三千 王海和他的女人 空姐背后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