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都市 > 大厂时髦亲妈[九零] > 第 93 章 资料大卖

第 93 章 资料大卖(1/2)

目录
下载

请安装我们的看书APP

全网书籍最多,永久免费无广告!

情人节第二天刚好是学校放假,楼小乔带着孩子们去小姨家玩。

小姨刚好买了点刁子鱼,给他们炸鱼吃。

几个小孩子都高兴坏了,过年的时候楼小乔去街上买了些,但不够吃的,回家就抢光了。

小姨心情很好:“裹点面粉浆子,待会儿炸出来才好吃,你们等着啊。”

“那我们出去玩了。”小帅说:“你们炸好了要叫我。”

带着兄妹几个就往外面走,小姨这边也有很多好玩的地方。

楼小乔见桶里的鱼不少,也拿了个剪刀,学着小姨的样子,把鱼肚子上剪开一条缝,鱼肚那些一挤,内脏就挤了出来,至于腮跟鳞片这些都不用处理,刁子鱼是没什么鳞片的,待会儿洗一洗,裹上面粉浆子就可以炸了。

小姨的手脚比较利索,几下几下就收拾完了一小堆,楼小乔却只弄出来几条。

“你去跟媛媛说会儿话吧,我看她心情不是很好,你们姐妹两个说说话安慰安慰她。”小姨说:“媛媛那件事情,多谢你了。”

后来她才知道,孟新洋是大姨介绍给媛媛的。

孟新洋的妈妈跟大姨关系还不错,问起她身边有没有合适的女孩子,大姨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徐媛媛。

“我早就说了她这个人心思不正,孟新洋是个什么货色,她未必不懂,故意介绍给我们媛媛。”小姨气的头顶都要冒烟,一说起什么对她好,送她不少东西,其实就是图我们家的钱,你大姨连我们家家底有多少都跟人漏了。”

就算猜不到他们家银行卡余额有多少,但这些年大家都有猜想,小姨家做了这么多年生意,百万家资那起码是有的。

起初小姨不明白大姐为什么要这样,但仔细一想就明白了。

媒人要是做成了,男方家里白捡了个便宜,她也白白得一个人情。

至于外甥女过得好不好,这就不是她关心的了,过得不好也大可以说是她不会经营婚姻,孟新洋家里看着至少是面上光。

楼小乔沉默不语,当初大姨给她也是这样介绍的。

看着男方还行,但其实满满都是槽点。

小姨还在那里抱怨,今天不给人说说,她都要憋到内伤:“那个男的,给媛媛送东西就都是那些花头多不实用的,但媛媛给他送那些,他还生气了,当街就把媛媛送他的东西给扔了,好在媛媛也不糊涂,回来都没提过这个男的的话,我看他俩是真的断干净了。”

说着这些话,又弄出一堆小鱼出来。

楼小乔还不知道这茬,孟新洋送人手绳的时候说的个天花乱坠,人家给他送这个,一秒就破防,这事儿小姨想着就觉得很搞笑吧,但还不好在女儿面前笑出来。

见装小鱼的盆子满了,楼小乔换个了大碗过去,小姨冲她笑了笑:“小时候没白疼你,关键时候还是你顶用。”

弄完了有一小盆,这下就算是人多,也可以吃个够了。

小姨把这些搬到外面的沟渠里,用活水洗,最后搞了个筛篮装着沥水,马上又搞了个大盆子,调面粉浆子准备炸鱼。

家里偶尔也会用大灶,楼小乔就帮忙烧火,小姨搬出一大缸子的油出来,刚把油倒进去,小姨又想到家里还有些里脊肉:“索性拿出来炸酥肉好了。”

又去冰箱里面翻里脊。

烧热的菜籽油很香,楼小乔记得自己小的时候路过榨油坊的时候,都被那里的香味勾着走,连徐媛媛都从屋里跑出:“炸小鱼呢!”

楼小乔也很高兴:“小姨说还炸点酥肉。”

于是徐媛媛也撸起袖子来帮忙,她不仅喜欢吃酥肉,也喜欢吃炸小鱼。

小姨见徐媛媛也出来了,干脆让她炸鱼,楼小乔看着火,她去切里脊肉磨花椒粉去了。

“小乔姐,那次的事情真的是谢谢你,我后来才明白,其实他就是冲着我们家的钱来的。”这几天徐媛媛过的并不好,倒不是因为她有多难过,就是觉得很丢脸,怎么能让人明明白白的骗了呢。

她甚至怕看到人同情的目光,好在家里人没提这件事。

楼小乔说:“没事,幸好咱们也没什么损失就是了。”

徐媛媛分手的内情估计就家里人知道,外人眼里就是他们突然不来往了,孟新洋跟她反正也没什么交集,他自己是没什么脸再去找徐媛媛了的,当时的情况,他吃相实在是有些难看了点了。

两人说着话,徐媛媛的心情又好了点,见他妈妈进什么难听的话,徐媛媛也松了一口气,探了探油温可以炸了,就一条一条的把鱼放进去。

沾了面粉的小鱼不能一股脑的倒进去,否则会“炸锅”。

上一条鱼刚落到锅里就浮起来,再丢下一条,这样就不会沾住了。

楼小乔见锅里的鱼放的差不多了,就把火弄小了点,徐媛媛已经用筷子,把最开始丢下去的那些,一条一条的又往上捞。

刚出锅的鱼是很烫的,得晾一会儿,有些人不懂一口咬下去,上颌的皮都能烫掉一截。

等捞的差不多了,就开始下下一拨的鱼的时候,刚刚捞起来的鱼也晾的差不多了,楼小乔捞了一根丢嘴里:“脆脆的真好吃,家里的炸鱼果然更好吃。”

又给了徐媛媛一条。

徐媛媛吃了眼睛一亮,又吃下了第二条。

这个时候楼小乔才喊外头的孩子们进来吃鱼。

孩子们听到声音,呼啦啦的进来了一长串,刚才跟家里的孩子们玩着的那些孩子们也都来了,徐媛媛见人也不是特别多,自家孩子一人给了两条,外面的孩子一人给了一条,让他们出去玩。

刚刚过完年,现在的孩子倒也不馋嘴,拿到东西就飞奔着出去了,刚走出去可能碰到了小姨,怕家里长辈骂,一窝蜂的飞快的跑来。

小姨进了屋,见锅里的鱼没几条了,笑着骂:“这群孩子,见到媛媛在家就会来讨吃的。”

她给人感觉很威严,哪怕从没有骂过这些孩子。

家里以前炒瓜子的时候,传出去了味道,村里就有馋嘴些的孩子来家里打一路,要看到的是徐媛媛,这些孩子会厚着脸皮问她讨东西吃,但如果看到的是小姨,这些孩子就会一溜烟的跑了。

但毕竟徐家富裕,村里的孩子多少都是沾亲带故的,只要不是做的过份了,小姨也不会说。

但徐媛媛却在村里得到了小孩子们的喜欢,他们知道这个姐姐最大方了。

“也没几个孩子,给了就给了呗,一人才一条。”徐媛媛一边说着话,一边捡了条小鱼,塞小姨嘴里。

小姨咔嚓咔嚓的吃了,示意女儿再给一条,于是徐媛媛又塞了一条到小姨嘴里,自己也吃了一条,就开始捞第二锅鱼。

大家一遍炸一边吃,吃的高兴了心情也好了起来。

刚刚把第三锅鱼丢下去,外面就传来了女人的声音,紧跟着走进来的就是大姨。

大姨见家里忙的正热闹,连楼小乔都在,不满的撇撇嘴,看向拿着筷子的徐媛媛,随手从盆里拿出一个炸小鱼丢进嘴里吃了起个没完:“你跟孟新洋怎么回事,我听他妈妈的意思,你俩掰了?”

一边说话一边嚼着东西,很快第一个吃完了,又伸手拿了一个,咔嚓咔嚓的开始吃起第二个你了,也太挑了,新洋家里可是干部家庭,大姨介绍给你就是看得上你了,你想想你自己,连个正式单位都没有,能找到新洋那样的,真是烧高香了,这么好的条件你不把握住,以后有的后悔的时候。”

她都没注意到徐媛媛的脸色都变了,连一向和气会做人的小姨的脸都沉成了锅底,又伸手来拿第三个,一边吃一边讲:”

我不管你跟新洋谁对谁错,你今天必须要让着我的面,跟新洋妈妈好好把这件事情解释一下,能不能谈看他们家说了算!”

小姨再也听不下去了,正在切着肉的手一顿,刀尖狠狠的扎进砧板里。

连楼小乔跟徐媛媛两个都吓得一个哆嗦,可真狠呐,那可是铁木。

“你什么意思,我家媛媛哪里不好了,还要任人家挑,能不能谈还要他们家说了算,你也太看轻我们家了吧,你别吃了,给我滚出去。”小姨伸手就要去推大姨。

大姨这人一向强势惯了的,不曾想她那个“货郎”妹妹有这样的反应,一时之间也下不来台,大着嗓子吼:“不然你以为你自己是个什么,士农工商,你家再有钱也是最末那一等,我也是看着媛媛长大的,也想她嫁得好点,找到孟家那样的,就算是翻身了,哪怕是倒贴呢,你们也不亏的,也不看看自己是个什么东西,居然敢甩了孟新洋”

楼小乔目瞪口呆的看着姐妹干架,心里也是隐隐有些佩服的。

佩服她大姨,就这么一张嘴,这么多年下来,没被人砍死,大概是她命大。

这种人,要是搁她肚子里,她一定会把她打掉,给她把生命掐断在萌芽阶段。

嗯,她一定会!

小姨脸色更差了,叉着腰:“你给我说清楚,我家是比谁家差了,你也不看看你介绍的是个什么货色,认识了才多久就指望我闺女给他送贵的东西,他是个什么金屌,还是配种用的名马,就他金贵了是吧,你去问你去问,到底是怎么回事,别事情没搞清楚就来我家撒泼,老娘这辈子又不是没见过泼妇!”

两姐妹竟然要在这种逼仄的地方打起来了。

楼小乔还是隐隐有些担心,离她俩不远处还有个油锅呢,别城门失火殃及池鱼,搞到她们了啊。

徐媛媛现在很愤怒,恨不得这么一锅油给倒在大姨身上。

楼小乔见状不对,赶紧把徐媛媛拉开。

谁知道大姨见她两人打哑谜,正怒火攻心的她可不管三七二十一,随手拿着锅铲就要挥过去。

好死不死后面是油,是烧的热气滚滚的油,楼大姨刚好碰到了油锅边上放着的盆子,那盆子是不锈钢的,边边靠近锅的地方,已经被烧的滚烫滚烫的了,大姨一不小心,就碰到了那个地方,她惊的“啊”的一声手上的锅铲就掉到了锅里。

那锅铲,刚才是洗了一下的。

炸鱼用不着锅铲,刚徐媛媛用的是一双筷子放东西捞东西。

这沾了水的锅铲一落下锅里,溅起来油点子往上面炸,顿时一片乱七八糟,只听见大姨“熬”的一声惨叫,人迅速蹲在了地上,惊的三个人面面相觑,尤其是楼小姨,脱口而出:“我刚才没碰到你吧,你别给我——”

大姨已经捂着脸蹲下来惨叫连连:“我的脸,我的眼睛.”

弄的厨房一下子乱七八糟。

徐媛媛赶紧捞锅里的锅铲,锅里的油还在崩油点子呢。

这个大姨,简直就是个搅屎棍。

屋里的其他三个女人齐齐沉默了一下,等小姨反应过来,转身就往屋里走:“我去打电话叫120。”

大姨依旧是惨叫连连,嘴里的脏话都没断过。

算了,楼小乔一屁股往小凳子上一坐,继续拨拉火。

“徐媛媛,把鱼捞起来。”

徐媛媛已经吓傻了,连连点头,伸出筷子去捞锅里的东西,并示意楼小乔,要不要管一下她,这毕竟是她们的大姨。

被烫到,其实最合理的办法是赶紧冲冷水。

或许是楼小乔最近经历的事情多了,对外人起了提防心,干任何事之前都懂得要保护好自己,又或许是跟大姨关系太差了,刚才那一通胡咧咧,大姨可没少diss楼小乔现在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的牛粪。

楼小乔把徐媛媛一把拉在了身后,低声对徐媛媛说:“你不怕惹麻烦了,大姨什么什么人!”

楼大姨这种人,哪怕是生死垂危间别人拉了她一把,等她缓过劲白了这人就是坏,骨子里的坏。

徐媛媛点了点头,她也怕被大姨这种人给赖上了。

安抚好徐媛媛,楼小乔又高声说:“大姨,你先等上一会儿,我看小姨去叫救护车了,她这里离医院近,估计没几分钟救护车就来了,您再等一会儿啊。”

那声音也是提醒小姨,让她催一下救护车。

徐媛媛也连连点头:“就是就是,大姨你等会儿,我妈那边快的很,马上就有救护车过来了。”也不敢碰大姨。

她们两个都怕招惹上大姨这个麻烦,倒不是真想大姨怎么着了。

刚才口若悬河的楼大姨,此刻只剩下嗷嗷乱叫的份,连骂人这种话都顾不上了:“小乔啊,你拉我一把,给我看看眼睛到底怎么样了,我眼睛痛的厉害,你带我去冷水边冲一冲。”

楼小乔翻了个白眼,带她去冲冲,冲出毛病来算谁的,她可不想给自己招来麻烦。

“大姨,我脚崴了,走不动路了,怕是不能扶你。”哼哼,哪怕你是个脱光了的艳鬼,也甭想让老娘挪一步路。

看楼大姨的样子,似乎是疼的厉害了,又开始叫徐媛媛的名字。

徐媛媛从小就乖巧,可不是楼小乔姐妹俩这样的泼皮货色,见楼大姨的声音叫的凄惨,徐媛媛挪了挪脚步,但很快看到她妈从客厅出来。

许是听到了妹妹的声音,大姨又唉唉叫着让小姨扶着她:“静子啊,大姐脸疼的厉害,你快点扶着我去水边洗一把脸。”

楼小姨于是扶着大姨往水龙头方向走,到了地点停下:“你要冲就自己冲,可不是我给你冲的。”

往后退三步远。

大姨恨的要命,嘴里骂骂咧咧起来:“三丫头,我好歹也是你亲姐,你就看着我脸上炸开了花,你现在高兴了吧,我知道你看不惯我,觉得我年纪大了还嫁得好,心里嫉妒我!”

开了水哗啦啦的洗着脸,这个时候楼小乔等人才看到,她脸上被烫的面积不小,连右眼周围都是一片红红肿肿的,这个样子怕是不太好了,但嘴里依旧没停歇,兀自继续骂人。

小姨翻了个白眼,刚才求她的时候说的都是软乎话,等人不要你帮忙了,一张嘴能喷出粪来。

到底是晚了一步,最后冲到脸上的水也不能缓解被烫伤的痛苦,而且她连眼睛都不敢睁开,就算脸上能冲冷水,眼珠子还不知道是个什么情况呢。

小姨嫌弃的看着这个姐姐,一辈子都不想当个好人,不管人家多开心,碰到这人就足够倒胃口了,她还记得自己盖房摆喜酒,刚好大姐那几天在跟姐夫赌气,喝着喝着就开始撒酒疯,好好的一场欢乐的场面给她搅的乱七八糟,席面都砸掉了两三个。

那会儿大家都穷,办一次酒席要攒好久,小姨那会儿就恨啊。

那天大姐还摔了一下,脚踝给扭了还是怎么回事,进医院还要她给医药费。

这么不讲理的人,偏生一辈子命还不错,以前她结婚的时候那会儿老师也不是什么稀罕工作,但人家命好啊,杨老师熬走了好多老师,最后还当了副校长。

从此以后大姨的人生就算是支棱起来了。

很快,救护车来了,给人送进了医院,小姨连跟车都没跟,只给大姐夫打了个电话,通知人赶紧过去。

杨老师还算是个讲道理的,听说妻子是来人家里头闹事,自己给自己搞了一脸的油,反倒是对小姨子道歉了又道歉,带上钱就去医院了,自己的老婆是个什么人他还能不清楚吗,去年就因为他跟学生家长多说几句话,她就闹的整个村的人都知道他在外头搞了女人,这个女人一天到晚没个消停,不光折腾自己家的人,连外头也没少闹腾。

活该她崩到了一脸的油,以后,以后也省得出去折腾人了。

到了医院他才知道有多严重,楼大姨的一只眼睛估计是废掉了,那只眼睛里面进了油,脸上也开始起水泡,好在后来冲了凉水,没有那么严重,但毁容是肯定毁容了,杨老师只能把钱先交了,总要让人做完手术,心里恨妻子恨的不行,去年她就扭伤了腰,连带着二妹都住了半个月的院,他还赔偿了人家医药费,不出半年她就又成功的把自己作进医院去了。

杨老师觉得自己是命苦,去年半年的工资都搭进当初两姐妹的医药费里去了,这下眼睛是个大手术,医院的人让他做好摘除的准备,这种手术最好在省城做。

“就在新都做吧。”杨老师沉默了一下,做了决定:“转院也很麻烦。”

手术于是只能在新都进行,好在大姨命大,手术还是很成功的,人从手术室里推出来的时候,脸基本也毁了。

至少有三分之一的面积会留下疤痕,但具体恢复要看情况。

手术费用花了好几千,刚刚交完的钱又没了。

医院通知去交钱的时候,杨老师整个人都是麻的。

家里的钱一向是老太婆管着,他拿过来的钱还是找人借的,还要再拿钱,就得跟老太婆拿了,谁知道楼大姨一醒来就声如洪钟的嚷嚷:“让三丫头掏钱,我是在她家出的事,凭什么要我自己掏医药费。”

理直气壮的让人觉得她是不是有什么毛病。

楼小乔知道大姨被毁容的时候,齐老师的辅导资料的前五万册已经印刷出来了。

整个省的书店跟渠道都先铺路,直接让印刷厂那边匀了个业务跟线,对接的业务员就是杜娟,她现在是两头负责,一方面接印刷的单子,赚上一笔,一方面接销售的单子,又赚上一笔,这对半死不活的印刷厂来说,又不是没有多余的人力。

于楼小乔来说人力跟库存都省了,从哪里印了从哪里发走。

问印刷厂那么大个厂子愿不愿意接这种活,废话他们当然愿意了。

兄弟单位做卫生纸发财,早就让他们馋的眼睛都绿了,老早就盼望着在这上面捞一票的印刷厂同仁们,也是憋足了一口气呢,别看这回只五万册,但这五万册带来的收益却不低,他们跟教育出版社达成了合作,后续有些印刷,就都签了他们印刷厂。

现在是市场化的时代,不像早些年那会儿了。

结果第一波消息一放出去,印刷厂门口就排队站满了人,这情形只有老员工在八十年代以前才见过。

一问,都是来打听资料的。

厂里的人不知道多少年都没见过这种场景了,忙请人进去坐着等,杜娟亲自出来,一家一家的统计需求,他们要求也不高,有现货但现款现结。

业务过来统计数据,财务直接把收银挪去了大门口的一间房,方便人结账,今天:“光今天这些人,都要了四千多册,咱们有装订出来有这么多吗?”

杜娟都觉得晕陶陶的,四千多册是什么概念,四千多册他们要赚多少钱?

所以说,泼天的富贵终于要轮到他们厂了吗?

杜娟再三跟自己说要淡定,第一天的业绩或许是冲的猛了点,第二天也许没那么多呢,虽然说心里面这样想着,但却已经通知车间准备更多的资料出来,他们要准备大干一场。

一周下来,仅这套资料,已经被定出去三万多册。

杜娟这才意识到,不光是齐老师火了,连带着齐老师的这套资料,也跟着一起火了。

楼小乔比印刷厂更明显感觉出来,他们学校已经有些人在外面买到了这套资料,刚开始只是有人偷偷的做,后来被其他的同学发现了,也去买了,老师看了不错,干脆要求每人都买一份,他们学校打算拿这套试卷做教研材料,不光学生们在做,连数学老师也在熟悉各种题型。

这个时候,楼小乔才真切的感受到了在学校读书的好处,没有人比她更了解市场行情。

学校跟学校之间的消息是相同的,育才这边一定下来基调,很快就有别的学校也收到了风,不光新都一中二中等公办高中,连隔壁县的学校也开始要求学生买资料,有些没有买到的,只能借同学的用,有些学校已经把讲题这个环节,定为晚自习必备的项目之一。

一向跟学校的学生交集不多的楼小乔,也从姚娟那里得到了消息:“好夸张啊,我一个初中同学,拖我在新都帮她买一下资料,她高中转学去了贵省,说那边有些学校也开始要求学生买了,他们市里还没有多少,晚了一步买不到,听说我们新都好买,让我帮她代买个五十册,见了鬼了五十册我也买不到啊。”

刚开始书店进货都比较保守,最多的一家也就拿了三百册,那还是一中杂货店的老板,跟楼小乔关系好才肯拿。

当初楼小乔劝他多拿点信笺纸,他保守了点,这回楼小乔让他再拿个千吧册,他又不敢。

结果三百册一拿出要交钱预约了。

这回他不敢掐着手指头自己算,于是找楼小乔估了个量,决定多拿上一些。

楼小乔一般都是静静的听着她吐槽。

她发现吧,姚娟这个人不需要你多回应她的话,只要有人听,她就愿意说,偶尔搭句话就行,班上有些人觉得她话太多了,真忙起上几句。

楼小乔问:“贵省买不到这个资料,那你同学是怎么知道这个资料好的?”

姚娟说:“他们市里有个老板,在这边出差就带了五十本回去,恰好被他们老师看到了,觉得好就就经常拿里面的体型给学生做练习,后他们县没有,连他们省城都没有。”

于是才找到姚娟这里来。

听说最开始卖起书店也不多,现在新都的高中生几乎是人手一册,周边的县市也有老师要求买,根本都买不到。

开玩笑,现在才印了第一版,五万本而已,能覆盖多少学生啊。

新都在省城周边,这几个县市的人最多了,五万册只够这附近几个县分一分的。

楼小乔淡淡的搭话:“是不好买。”

现在市面上针对高考的补习资料还不多,很多都是各大学校自主编写的材料,像齐老师这样年年都带高考生,专注高考复习超过十年的老师很多,但有她这样傲人成绩的却不多。

先不说她的履历是很厉害了,就她这次被袭击,又传奇的经历,就够很多老师支持她的了。

事实证明,有了老师参与以后,成绩提高的才叫一个快,当一个学校把这个材料定为学生的复习材料以后,就会有无数的学校开始让学生去买这套资料。

很快,印刷厂外面已经有人的预约排到了半个月以后了。

再版本:“二十万册。”

杜娟比她要保守一些,还劝她:“万一是这一阵风,后面不火了呢?”

楼小乔自己就在学校,这套资料的评价有多好,只有她自己知道,现在只是县城附近,经济条件比较好些的地区在用,但连姚娟远在外省的同学都在买这套资料在用了,说明市场都已经打到了外省。

再版印到了二十万册,连出版社的编辑都劝楼小乔慎重些。

但楼小乔有她自己的考量,这一版或许是这次高考前印刷量最大的一版了,新都印刷厂必须加班加点的给做出来。

“高考只有四个月了,对于我们来说剩下的每一天都在争分夺秒,四月份之前印不出来,后面他们的购买积极性也不会很高,第三版我会看着预定情况再版,这一版就印二十万册,时间抓的很紧,一定要快。”

齐老师那边也知道了这件事,她的这个辅导资料能卖的这么好,也是她比较意外的。

当初出版社给她商量的版税是百分之十,以她现在的名气,完全可以提高版税的比例。

但她没有提,至少现在不是跟人提要求提价格的时候,这件事情她全权交给了楼小乔,对于她来说,能坐着收钱也挺好的。

于是印刷厂这边,全力开动的第二次印刷业务,也在如火如荼的进行中了。

作者有话要说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不想错过《大厂时髦亲妈[九零]》更新?安装新天禧小说网专用APP,作者更新立即推送!终生免费,永无广告!

放弃 立即下载
书页 目录
新书推荐:时空穿越,位面太多现在有点忙 御兽:最终神座 风起斟鄩 我的祖传菜刀 躺平勾栏听曲,系统急了 和超算一起穿越 王者荣耀之神明纪元 魔头修仙:我有炉鼎三千 王海和他的女人 空姐背后
返回顶部